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一起走过的路 1  

2008-04-26 05:54:1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6年12月20号,梁文泰做了一个他一生中非常重要的决定,辍学回家。这个决定很痛苦,但也没有别的办法。这时,举国上下正在进行着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青年人是这场运动的主力军,尽管他们既不是主角也更不是导演,体内的荷尔蒙被革命形势激活,让他们格外狂热。文斗、武斗,革命的气息充斥了这个古老而广大的国土的每个角落、  每村土地。国家主席刘少奇被批斗了,黑龙江省长李范五被批斗了,哈尔滨市长任仲夷被批斗了,白城县委书记县长王剑白被批斗了,最后连白城一中校长黄仙桥也被批斗了。刘少奇、李范五、任仲夷他只在报纸上看过,  王剑白他也只在县礼堂远远地看过一两次。究竟这些人是不是资产阶级当权派、是不是叛徒反革命分子他说不清楚。可是校长黄仙桥他非常熟悉,那是一个非常称职的校长、更确切地说是一个标准的师长。学识渊博、谦谦有礼。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什么反动权威呢? 白城一中是县里的最高学府,自然也是文革的前沿阵地。不到半年,各式各样的战斗队犹如雨后春笋般的生长起来。大字报满天飞,批斗会取代了正常的教学活动。校园变成了战场,整天你斗我来我斗你,斗得热热闹闹你死我活。原本和睦相处的老师同学一夜之间就可能是冤家。你揭发我,我揪斗你。最可怜还是那些成分不好的老师和同学,他们只有被斗的份儿。很多人被逼的走投无路,不到千人的白城一中在十年文革内就有几位老师自杀了。梁文泰的阶级成分是贫农,人长得高大壮实,又是学校里出了名的篮球健将,有把子力气,估计打仗也应该是把好手,因此成了各个战斗队争相拉拢的对象。可是他就是缺少革命热情,善良的他实在对老师和同学下不了手。估计这场浩劫短时间是结束不了了,他决定辍学回家。

       从学校拿走户口和粮食关系后,十八岁的梁文泰彻底结束了他的学生时代,正式成为山河公社李家堡大队的一名社员。自小在农村长大,庄家活基本也都干过。短暂的适应后,梁文泰很快就成了一名出色的庄稼把式,趟、铲、收割、扶梨点种、赶车套马样样精通。那个年代,十里八村也难得一见个高中生。勤劳朴实、精明、还有文化,长相也不错,等等诸多优点,没过两年,梁文泰就成了李家堡凤毛麟角的人物。几场篮球赛下来,近乎专业的篮球技术让他在整个山河公社也小有名气了。十里八村,不少姑娘们都芳心暗许。无论是劳动的田间地头,还是初一十五的公社大集,梁文泰常常能感受姑娘们热辣辣的目光,每每这个时候文静的小伙子总是不好意思的回避。刚交二十岁, 提亲的媒人们就陆续出入梁家了。家长们想把闺女嫁给梁文泰到不仅仅是因为他有多优秀,当然这一点已经足够了,也很看重他们家。梁文泰的爹爹叫梁万春,外号梁大鞭子,也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能人。他十二岁从关里家闯关东来李家堡,跟着李家堡大地主李占元走南闯北,练就了了三手绝活,第一,就是他外号的由来,能驯牲口,无论是多烈的马,他几鞭子就能削老实了,也是这方圆几十里为数不多的能赶三层套七匹马一挂车的车把式。二是会看牲口,会养牲口,不管什么样的牛马,只要他掰开嘴看看就能说出岁数,看看皮毛,牵出去走走就能说出体质、脚力;只要牛马得的不是绝症,多弱的牛马三五个月他也能给你将养壮实了。第三手更绝,就是大地主李占元教他的“袖里吞金”神算。据说土改的时候,四个会计会帐,四个算盘子打得噼里啪啦响,到了四个人能打出四个数来。人家梁万春往炕上一坐,一边抽烟,一边唠嗑,有报数的就行,报完数就告诉你结果,分毫不差。这位奇人更出采儿的事就是他“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故事。土改时候他是李家堡为数不多的长工之一,根红苗正,还有组织能力。可是工作队头疼的是,他放着前程似锦的农会主席不当,偏偏在风口浪尖的时候娶了本村二号地主李本元的闺女当老婆。梁大鞭子疼也是老婆是出了名的。挑水、劈柴、磨米推磨这类重体力活计从来没让女人干过。梁文泰的妈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屋里屋外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在那个经常吃不饱饭的年代,人家的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庄户人,谁不愿意把姑娘嫁到这样的人家享福。面对络绎不绝的媒人梁万春对儿子的婚事一直没松口,总推说孩子年龄还小,不急。其实他心里也开始着急了,隔壁葛木匠的儿子树茂、大队支书吕占林的儿子树国等几个和儿子年纪相仿小伙子都成家了。他到也不是因为儿子计较优秀挑花眼了,而是一直想找一个合适大儿媳妇。他一直记得老东家李占元的话,大儿媳妇一定要仔细挑,那是下一代的一家之主啊,家风好坏全靠她带。他有两个女儿四个儿子,大女儿文茹高中毕业当兵走了,文泰是长子,二小子文昌、三小子文祥、四文吉都在上中学,老闺女文燕刚上小学。这么大一家子如果没有个好带头羊,将来闹起来怎么好。他心里隐约有个人选,只是一时还没拿定主意,没和老伴儿子说。他的这个人选就三十里外徐家油坊大地主徐四麻子的孙女。徐四麻子当年也是有名的地主,家里开着油坊、粉坊。土改的时候和他的把兄弟李占元一起被镇压了。已经在哈尔滨第一中学当了国文教师的大儿子徐子俊被遣送回乡顶替了他爹地主的名分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从岳父李本元,也就是李占元叔伯兄弟那里论他管徐子俊叫大哥。这些年两家也走动过几次,去年徐家二闺女结婚他也到场了,见过三闺女。那丫头长得俊俏不说,人也机灵,说话做事都挺稳重。思来想去,梁万春还是觉得这个丫头是大儿媳妇的首选。就找儿子和老伴商量,文泰没吭声,老伴起初倒是有点顾虑:"孩子是个好孩子就是成分高了点儿"。梁万春笑了笑:“哎,你不也是个富农吗,咱们不也过得很好嘛,咱们老百姓图啥,日子过得舒服就行,再说生了孩子不还得随我,是个贫农,他吕占林还敢给写个地主咋地。”文泰娘觉得男人的话倒也有道理,也就同意了。转过脸来问儿子:“文泰啊,你到底啥咋想的啊?”“我觉得爹说的有道理,不过人咱们还是相看相看再定”。小伙子红着脸说到。梁文泰一直遵从父母的教诲,但是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他还是坚持自己的主见的。梁万春知道儿子是个心里有数的人,让他相看相看也是必要的,毕竟是人家一生的事,父母可以给把关,但是做主到底也是不合适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