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一起走过的路 2  

2008-04-27 05:54:0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节(端午节)这天,梁万春父子骑着自行车去了二十里外的徐家。这时的徐家早已不住在那高门大院里了,不过三间平房虽然显得有些低矮破旧,倒也收拾的非常干净。从娘那里论,梁文泰管徐子俊叫大舅,但是没见过面。这是他第一次见徐子俊。徐子俊高高瘦瘦,方脸膛,眉目很周正,尽管饱经风霜却也还能看出皮肤很白,一脸和善,一看感觉很亲切。梁文泰也是第一次看见徐子俊的三闺女徐淑娴。徐淑娴是个高挑个,一张俊俏的瓜子儿脸,眼睛水汪汪的透着一股灵气。对于这大农忙时节,梁家父子的突然造访,徐子俊起初还有点意外。不过寒暄之后,梁万春就问了老三定下对象没有?便也猜出几分对方的来意。但是他还是有点拿不准这位兄弟此行的真实目的。他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两个大女儿都嫁人了,但是女婿他并不十分称心。他也曾是心高气傲的读书人,无奈他家的地主成分,父亲又是被镇压的,孩子能嫁出去也就不错了。和梁万春闲聊间,也抽空和梁文泰聊上几句,感觉小伙子很不错,看上去就透着精明干练。得知梁文泰是县一中高三辍学回家的,他很惋惜,也很高兴,女儿要是能嫁给这样的小伙子也是福分啊,现在的徐家毕竟不是三十年前的徐家了。两位父亲都问了对方孩子的年龄,属相。梁文泰和徐淑娴同岁,都二十岁。梁文泰是阴历六月的生日,徐淑娴是九月的生日。听着他们的谈话,徐淑娴也猜出了两家父子的来意。偷偷地看了看梁文泰,一阵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来,脸不由得红了,心也跳得厉害,就借口到外屋去了。将近晌午的时候,淑贤妈张罗做午饭招待客人。徐子俊翻开箱子拿出了几块钱叫来三闺女徐淑娴让她到供销社打酒再买点下酒菜。转过身来又对梁文泰说:“文泰啊,要不你骑自行车带着你妹妹走一趟?来回也得一会儿。”梁文泰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微笑着看了看父亲,征求父亲的意见。梁万春郑重地点了点头:“去吧,慢点骑”。得到父亲首肯后,梁文泰大大方方地推起了自行车和徐淑娴走出了院子。望着梁文泰的背影,徐子俊暗叹道:真是个沉稳的小伙子。

      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徐淑娴就像走在云端一样。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人挨得这么紧。她感觉自己在做梦,梁文泰的后背就像一座山,她不知道梦醒之后这座山会不会像海市蜃楼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对于梁文泰她早就有印象,她看过梁文泰打球,在梁文泰的带领下李家堡大队篮球队在全公社的比赛中战无不胜。那个矫健的身影早就印在姑娘的心中,只是她一直没敢想过那和她有什么关系。今天竟然能这么近的坐在他的车后架上,让他驮着她走在这条她已经低头走过千百回的乡间路上。路上很多熟人用惊异的目光注视着他们。徐淑娴害羞的低着头,心里却像一个凯旋的将军,骄傲地向夹道欢迎的人们行注目礼,这样的事情对于从小就生活在困苦之中的她还从未有过。她不知她能和他走多远,或许只有这一次,一次也足够了。

去供销社的路来回也就三四里,平平坦坦的砂石路,梁文泰骑得不快也不慢。他也是第一次和一个姑娘这样近,对于徐淑娴他的第一感觉也很好。姑娘很俊俏,也很朴实。笑吟吟的和她父亲一样有亲近感。最重要的是他在她眼睛里读到一股正气,眼睛是心灵的窗子,他相信姑娘的心应该是纯正的。虽然有些激动,他还是很大方地和姑娘拉着家常。几句话过后,两个人的紧张情绪逐渐消除,话也就多了起来。徐淑娴告诉梁文泰她初中毕业考上县一中,因为爷爷是被镇压的,所以就没被录取。

       爱因斯坦说过:和漂亮姑娘在一起,你总会觉得时间很短。两个人不知不觉的就买完东西回来了,至于谁花的钱,他们谁都不记得了。这样的小事对于他们已经不重要了。两位阅历深厚的父亲已经从孩子们的脸上读出了他们的心事,剩下的事就相对简单了。梁文泰回到屋里接着和徐子俊唠嗑,徐淑娴则回到厨房帮母亲做饭。淑娴妈是个聪明人,把主厨的位置让给了女儿。她近乎夸张地忙里忙外给女儿打下手,以此向梁家父子表明饭是女儿做的。几十年来这家人家像生活在梦魇里一样,地主这个名词就像古代黥面一样一直烙在他们身上,在哪里他们都是最卑微的人。她多想让女儿能嫁个好人家,体体面面的活一回。对于梁万春她多次听丈夫说过,为人仗义,重感情。今天看见梁家父子,她打心眼儿里满意。徐淑娴倒也没辜负母亲的期望。她就像赶考的穷秀才写八股文一样,细心而又战战兢兢地做好每一道菜。看着桌上的菜肴,梁万春很感慨,徐家已不是他当年去的徐家了,可以看出徐子俊现在的经济状况很拮据。但是徐淑娴却硬生生的凑出了八道菜:黄嫩嫩的葱炒鸡蛋、一清二白的小葱拌豆腐、细细的炒土豆丝儿、红辣椒拌芥菜丝儿、油爆黄豆、麻油拌荠菜、白菜炒粉条、新葱蘸酱。从哪细细的刀工上看得出,这孩子是个有规矩、有心计的孩子,梁家就要这样的媳妇。

      两杯高粱烧酒下肚,梁万春就步入正题:“大哥,兄弟一直敬重你,和你没处够,想和你亲上加亲,做个儿女亲家,俺相中三闺女了,今儿也把儿子带来了,你看怎么样?”从徐子俊一直在等这句话,不过他也很坦诚:“万春兄弟,大哥谢谢你还能瞧得起我们家,不过话可说回来了,我们家啥成分,啥底细你比两世旁人可更清楚啊。说老实话文泰这孩子一进屋我就相中了,十里八村儿也难找的好孩子。我们家这成分,我爹的事儿可能会拖累他一辈子,你可要仔细想好了,这可不是脑袋一热的事儿,我呢还是要劝你再考虑一下,我不能图自个儿孩子好,坑别人孩子”。听了徐子俊这实在的话语,梁万春很激动:“大哥,你说人这一辈子啥是享福?当官吗?发财吗?官啊,当好了,当清官是积德,当不好,当贪官是做损。不管当清官当贪官都得胆颤心惊。清官不敢得罪百姓,贪官不敢得罪上头。那不叫享福。发财吗,这钱呀要是不给自己个儿花指不定是谁的呢?你兄弟我啊,是个没有出息的人,这十里八村儿的人都这么看,可是我这些年啊尽享福了,谁知道?孩子们都在这儿,我也不怕他们笑话,我娶了你妹子就是享福了,她人俊我爱看,懂事理,知道心疼男人,啥时候到家屋子炕都热乎的,饭菜啥时候都是可着你口味来,你想吃啥不说她都知道。你看我这衣服,这鞋,一年四季到啥时候都舒舒服服干干净净,往外一走体体面面的,你说这不是福啥是福?戏文里都说了:妻贤子孝,儿孙满堂。我前半截儿都够了,就差这后半截儿了。我没图意我儿子当多大官、做多大事,如果他们这辈子都能有我这份心气儿就好了。再说,地主咋了,你们家老掌柜是啥人我不多说,大哥是个清白读书人,这我清楚。你没剥削过人,孩子们呢除了顶了他们爷爷地主个名儿,净受苦了。人啊三穷三富过到老,薛平贵不也是当长工的吗?谁承想还但上了王爷呢?我呢看重的是您们家的家风,这三闺女啊,我看像我们家你妹子。我是相中了,我和你妹子、外甥也商量过了,你妹子同意了,小子呢说得看看,大哥刚才支使他们走一圈,我也知道大哥心意,孩子回来我知道他相中了,知子莫若父。现在就看大哥大嫂和闺女的意见了”。徐子俊被梁万春这番话深深地打动了:“万春兄弟,既然你这么讲了,大哥我也就明白了,文泰这孩子还是那句话一进屋我就相中了,我和你嫂子没意见,你说呢她娘?”“没意见,挺好个孩子。”淑娴妈附和着。“问问俩孩子吧?毕竟是人家终身大事。”三个大人把目光转向梁文泰和徐淑娴,两个人被看的满脸通红,但都郑重地点了点头。“既然他们俩都没意见,我看就这么定下来。明天我找个媒人,三媒六证还是要有的”梁万春豪爽的说。酒饭过后,梁家父子告辞回家了。目送梁文泰远去后,徐淑娴突然抱住母亲呜咽起来,母亲抱着女儿什么都没说,静静地抹着眼泪,徐子俊装作没看见走进了里屋,眼睛也湿润了。

       梁文泰和徐淑娴的婚事就这么定下来,接下来就按照当时风俗,从媒人提亲、过礼、相亲、订婚、买东西、照订婚照一样没少的把程式走了一遍。徐子俊认为没必要,梁万春这事儿没听亲家大哥的。他认为这是对闺女的尊敬,也是对亲家的尊敬。毕竟人家把闺女养了那么大。梁文泰要娶大地主大恶霸徐四麻子的孙女做媳妇的消息着实让李家堡的人吃惊不小,屯子里的人真的搞不懂这梁家父子是什么口味儿,怎么就放着好人家的闺女不娶,非得娶地主富农家的闺女,这其中也包括大队支书吕占林,不过吕支书很庆幸。因为他已经感觉到梁文泰这小子逐渐上升的苗头,这家伙可能是自己大儿子吕树国的最大劲敌。现在好了,这爷俩儿把自己给毁了。对于梁万春,吕占林是既敬又怕,在李家堡他可以不拿正眼看任何人,但梁万春他不敢。梁万春救过他两次命,这全屯子都知道,他在野地里做风流事的时候也被梁万春撞见过两回,这些事只有他们俩知道。再有就是梁万春说话抓理儿,做人又一身正气。

       入冬,刚打完场,粮食入库。梁万春就开始给儿子张罗婚事了。他把西屋腾出来给大儿子当新房。梁文泰的弟弟妹妹和伙伴们就开始忙活布置新房了。葛家父子给他打了一条炕琴、心灵手巧的葛树茂还画上了花,粉红的牡丹,还有喜鹊登枝,看上去挺气派。文泰娘也给他们做了新被褥。在娶媳妇的事情上梁万春两口子是舍得花钱的,可是梁文泰不同意太奢侈。他知道身下还有三个弟弟要娶媳妇,自己啥样其实就是在定标准,他不想给父母太大的负担。他把自己的想法和淑娴说了,并告诉他以后他不会委屈她的。淑娴是个懂事的人,她也同意婚事从简,岳父徐子俊更是没说的。

       梁文泰的婚礼很热闹。虽说梁万春是一个人闯关东过来,凭着他的人品和能耐,在十里八村已经有了很高的威望,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儿的,只要找到他,他都到场。再说文泰的姥姥家在李家堡也是个大家族,这李家堡姓李的都是一个祖宗,而且多数都还没出五服,岳父李本元是堂兄弟中排行比较靠后的,因此梁万春的辈分就相对高了一点,很多人都要叫他姑父,不少半大小伙子都要叫他姑爷。平日里他和整个老李家关系都不错。文泰办喜事,老李家家都到场帮着忙活。老李家多数都是地主富农,这些年也没什么喜事,文泰结婚他们也跟着高兴。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