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一起走过的路 26  

2008-05-26 08:10:1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这个几乎全国农民都举双手赞成的联产承包责任制,李家堡二队的绝大多数社员却没有什么太大的热情。这并不仅仅是出于对新生事物的恐惧和困惑,而是他们对目前的生活状况非常满意,对将来更是充满了信心。他们不愿意,也认为没有必要冒风险去尝试新的生活方式。对于他们的队长梁文泰他们是极度信任的,甚至是崇拜的。梁文泰和他爹一样人品正,高中毕业有知识、脑瓜活。一九七二年他从杨财手理接管二队的时候,二队是李家堡四个生产队中最穷的。靠出色的“政治表现”提升为大队长的杨财把贫穷的原因归咎于二队地主富农多,对社会主义建设有强烈的抵触情绪。并放出话来谁要是能让二队有所改变他就跟谁姓。结果梁文泰一上任不到三年就超了过其他三个生产队。第四年就在前进公社第一个盖起了一长溜二十四米长全部砖瓦化结构的小队部。也就在这一年全国刮起了“反击右倾翻案风”。久经战阵的大队书记吕占林几顶小帽下来就把年轻的二队队长撤掉了。大队长杨财趁机把吕书记的大儿子一队队长吕树国调到二队当队长。这位“临危受命”的“红色接班人”表现出了极高的政治素养和热情。二队的每个劳动场面几乎都是红旗招展,一派大干社会主义事业的架势。然而不到两年二队的劳动日值就从梁文泰领导时期的一元二角钱变成了四毛钱,而且这四毛钱里面还是有水分的。不但这样,梁文泰任期内留下仓廪充实的二队到第二年年底只剩下了空空的砖瓦结构的小队部了。愤怒的二队社员立刻把这位接班人驱逐了。梁文泰又被推选为队长。他果然不负众望,当年就把劳动日值实实在在地提高到了一块六。第二年就成为全公社第一个,也是一次性就买回了两台手扶式拖拉机的生产小队,第三年又在全公社率先买回了崭新的东方红牌链轨式拖拉机。正当梁文泰踌躇满志想要带领他的社员们发家致富的时候,他的生产队长职务又被大队给撤了。原因是他不支持计划生育政策,二队竟然有四户超生。平心而论在计划生育这方面工作他抓的确实不好。首先他自己心里就有点儿重男轻女,他认为农村比不上城里,几乎所有的劳动都要靠体力,没有个男孩怎么行?自己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凭啥不让人家生儿子?再者,他认为像杨财和吕树国那样漫山遍野地抓大肚婆去做人工流产,抓生完孩子的妇女去做绝育手术就不是人干的事儿。女人不是牲口,说给劁了就劁了,最起码要给人家做人应有的尊重。基于这样的思想他在计划生育这件事基本上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二队成了整个公社在计划生育工作方面最落后的生产队。梁文泰被撤职后大队长杨财亲自兼任二队队长。对于梁文泰抓生产、搞经济的能力杨财还是从心里佩服的,所以他没有像吕树国一样一上台就彻底推翻梁文泰的经营管理方式,而是依样画葫芦。不过副队长、出纳、会计、各组组长、和拖拉机手都换成了他自己的亲信,理由是原来担任这些职务的人都是地主富农子弟。可偏偏他的这些亲信不给他争气,不到一年,二队又被搞得乱七八糟。一九八一年梁文泰第三次被全体社员们推选为生长队长,他仍旧启用了那些地主富农子弟,他觉得这些人总体素质还是不错的,他们的父辈和祖辈之所以能成为地主富农说明人家还是有过人之处,他观察比较也发现其实这样的人家家庭教养要比一般人家要好的多,再说一九七八年中央都给地主富农摘帽了,自己有什么不敢用的。在农业生产上他充分利用机械化把大量劳动力从农业生产中解放出来从事副业生产。一九八二年李家堡二队的劳动日值已经达到了三块钱,一个好劳动力一个月的收入将近一百块钱。而当时白城县县委书记陈明生每月工资只有七十八块钱。在衣食住行各个方面二队开始明显有别有其他三个生产队了。当其他三个生产队的社员们还艰难地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时候,一辆辆崭新的永久、金鹿、飞鸽自行车已经进入二队人家,二队的姑娘小伙子们也有意无意的显示着手腕子上亮晶晶的上海全钢手表。一样的土地,一样的基础、一样的辛勤劳动,却有着如此之大的差异。大家都明白他们的差别就是领导人不同。因此在联产承包这件事上三个队的社员在思想认识上是存在着很大差异的。其他三个队的社员都想分,反正自己都穷到这个地步了,分得越彻底越好。二队的绝大多数社员不想分,他们认为自己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他们对自己的队长,对自己的将来都充满了信心。但是他们不理解为什么他们的队长一定要坚持分。

其实对于二队包产到户问题最关心的倒不是梁文泰和二队社员,而是大队书记吕占林和大队长杨财。他们知道尽管中央一再出台文件进一步完善联产承包责任制,但是并没有要求必须坚决贯彻执行,生产队分与不分完全取决于广大社员的意见。他们必须让二队包产到户,因为他们已经感觉到梁文泰这个十几年前他们并没有放在眼里的毛头小伙子已经开始严重威胁他们在李家堡的统治了地位了。对于李家堡的穷富他们并不关心,但李家堡现在和未来的统治权他们不能不考虑。在这一点上,吕书记可以说是处心积虑的。在他担任党支部书记的三十年中,李家堡的党员只发展了十一个。这些人无论是智力还是资历都和他相去甚远,而且对他衷心耿耿。他发展他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开会需要的时候能为他和他的继任者投票。他不但要自己保住书记这个位置,还要为他大儿子吕树国继承这个位置扫清一切障碍。他仔细观察过李家堡的年轻人,在智力上可以威胁他大儿子的虽然有几个,但好在大多数都是地主富农子弟。唯独梁文泰不但根红苗正,而且办事沉稳老练,将是吕树国的最大威胁。所以尽管梁文泰年年积极申请入党,他都以各种理由阻止了。“文泰啊,入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个真正的党员是要经得起组织的考验的,不要灰心要把这件神圣的事始终放在心上,安心工作!只要你一心为党为人民干工作,党是不会把你拒之门外的!”这是他经常安慰梁文泰的话,不过心里暗想:“小子,我要是不咽气,你就等着考验吧。”一九七八年党中央给地主富农摘帽了,这让吕书记感到非常恐慌,他觉得这次摘帽就像给孙猴子摘了金箍,他的紧箍咒将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好使了。梁文泰和这些地主富农子弟的关系要远远比自己儿子近得多。而且这些人的脑袋都不白给。一旦他们联合起来后果将不堪设想。二队是地主富农比较多的生产队,因此这次承包到户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二队要是分了,你梁文泰在能也是龙王爷离开了水,兴不起风作不起浪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