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一起走过的路 27  

2008-05-31 09:51:5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大清早,大队长杨才就急三火四的来到吕占林。“二哥,梁文泰这小子把二队的拖拉机卖给东方红农场了,我昨个儿夜里才知道。”这个消息让吕占林大吃一惊,心想:“这小子动作真他妈的够快的了,前天才告诉他这样的大型农机具没有人承包就由大队收回,昨个儿他就给卖了。”吕占林的大儿子吕树国从里屋窜了出来,一边系着扣子一边说:“四叔,爸咱们到县里找我表叔告他去。”一听儿子说出这样没长脑子的话,吕占林就气不打一处来地训斥儿子:“你告他啥?拖拉机本来就是人家二队自己买的。只要有一半社员同意他卖,他就啥罪都没有。这一点他梁文泰做不到吗?再说他姐夫刘玉鹏已经调到地区上去当公安局长了,级别和你表叔一样。都是当官的,你表叔还能整治他小舅子咋的?”“那你说咋办?”杨财和吕树国异口同声地问。“咋办,卖就卖了吧!卖他就得把钱分给社员,只要他们同意包产到户就好办了。要是他们不同意分开以后才不好弄呢。蚂蚁河河西就二队一个队,梁家爷们在哪里老有人缘了。要是整个二队抱成团你们说以后咋弄?小不忍,则乱大谋”听到这里两个人对书记的政治素质是钦佩不已。

吃过早饭大队书记吕占林和大队长杨财就来到了二队队部。生产队宽大的院子里早已聚集了很多人,不光是二队队员,其他三个队好事的社员们也赶来看热闹,这些人都想亲眼见证一下这个富得让他们嫉妒的生产队是怎样解体的。院子里面东一堆、西一块的已经堆满了犁杖、喷雾器、笆斗、扬锨等大大小小各式农具。东边马厩里的四十几头牲口的耳朵上也都给粘上了白胶布,上面都编上了号,很显然真的要分了。两个人的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二队的家底就是厚啊,梁文泰这小子搞经济真他妈是个好手,就是不听摆弄”吕占林心里感慨道。梁文泰正在指挥社员们按照类别归置着农具,看见他们来了就上来热情的打招呼。对于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年轻人吕占林感到越来越恐惧。不过他还是满面热情地说:“文泰啊,准备得怎么样了?”“老吕二叔,差不多了。今天先把牲口和农机具分配一下。今年雪大,地恐怕得开春儿才能分了。”梁文泰回答道。吕占林也满意的附和:“中,也只能这样了。”“老吕二叔,老杨四叔你们主持一下,咱们分吧。”吕占林和杨财略作谦让了一下,就迫不及待主持了。这正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他们没想到梁文泰和二队社员们会这么老实、这么配合。

吕占林首先肯定了梁文泰这些年来带领二队干出的成绩,接着又说了中央联产承包政策的好处以及南方省市已经取得的成绩。鼓励社员们包产到户后要加劲儿努力搞好生产发家致富。最后宣布二队正式解散。接着由会计李国义组织社员抓阄分农具分牲口。吕占林和杨财要回家,梁文泰没让,说:“生产队还有五头猪,都二百多斤了,也不分了,都杀了,大伙一起吃个散伙饭,剩下的肉按人口分了过个年吧。”对于梁文泰的盛情挽留两个人也就没拒绝,坐在队里暖烘烘的打更室里一边喝着开水,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着二队社员们分着东西。他们看的出来,尽管二队比其他队富了很多,社员们分的东西也不少。可是他们的热情却远不如其他三个队的社员高,几乎所有的社员都没经打彩一脸茫然,仿佛分到手里的不是财产而是无奈。

快要结束的时候,一辆手扶式拖拉机开进了生产队的院子,车上坐着会计李国义和另外两个人。吕占林都认识,一个是东方红农场的场长于连海,一个是东方红农场砖厂厂长孙文盛。吕占林想他们可能是给送拖拉机钱来了,或者来蹭顿散伙饭,梁文泰和这两个人关系都不错。吕占林和杨财热情把二人让进了屋,相互寒暄了几句。李国义从黄书包里拿出一个报纸包,小心翼翼的展开,里面是几十捆崭新的“大团结”,估计有四五万。梁文泰对吕占林和杨财说:“这都是二队的存款和卖拖拉机的钱,您二位再主持一下,按劳动力分了吧。”看到这些钱两个人心里一热。心想:“他妈的,每家又得弄个千八的!二队是真他妈的有钱。”李国义拿出帐本,按照劳动力每家分多少都算好了。按着顺序喊着户主的名字到屋里来领钱。末了李国义还写了证人两个字让吕占林和杨财签字。对于这样的字两个人还是愿意签的,那种感觉就像胜利者在停战协议上签字。

最后梁文泰站到院子里对二队社员说:“老少爷们,今天呢咱们二队正式解散了,该分的都分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什么意见?有意见正好大队的领导都在这里,大家可以和他们反应。”二队的社员们木然的站着没有人吭声。“看来大家是没有意见,那好我最后以队长名义再宣布一次,李家堡生产大队第二小队正式解散了,从今天起所有公章全部废止。”吕占林和杨财心满意足的带头鼓起掌来,其他几个队的社员也习惯性的跟着鼓掌,二队社员的掌声却是稀稀拉拉的。梁文泰接着又说:“今天东方红农场于场长和砖厂的孙厂长来了,啥事呢?他们的砖厂要对外承包了,十年承包费是两万块,人家把合同都带来了。我和李国义、王学武我们三个人想承包,还有谁想跟着我们干,大家可以出资入股。可有一条,是赚是赔谁也不知道,我不许诺也不强迫,大家自愿。因为我现在不是队长了,不代表生产队,只代表我们三个人。”“文泰,我们爷儿三个跟你干。”保管员张宝金一边大声喊着一边从三个儿子手里把钱抢过来交到会计李国义手里。一时间整个院子沸腾了,二队的社员们纷纷涌到李国义的桌子前面。李国义站了起来激动地喊道:“老少爷们儿们,不要着急。我说两句,大家想好了,这可是自愿。咱们以后不是生产队了,但是做事还要有个章法。我先念一遍,谁同意就把钱交到我手里,再按个手印儿。”接着李国义就一字一板的把早就起草好了的章程念了一遍。二队的社员们的热情再一次高涨起来,异口同声的喊道:“同意!”而且秩序井然的在李国义的桌子前排起了队。一会儿发下去的钱就又被收回到了李国义的手里。当然也有三四户没有交。这些人都是吕占林和杨财的亲戚。王学武查查人数说:“咱们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参加了承包砖厂,我提议咱们地也在一块儿种吧,这样还便于统一分配劳动力,大家同意不?”所有入股的人都举起了手:“同意!”“咱们把家伙搬到仓库去,马都牵回马厩,咱们彻底联合搞生产得了。”张宝金提议。“同意!”大伙又齐声喊道。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吕占林和杨财被打得措手不及。他们感到自己已经让梁文泰玩弄于掌股之中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就像当年赫鲁晓夫同志主持的苏联政治局会议,讨论解除赫鲁晓夫同志领导权职务一样愚蠢。然而他们除了无可奈何又能怎么样呢?中央的文件也只是说鼓励进一步完善联产承包责任制,又没说非得搞联产承包,而且梁文泰最高的一招儿就是人家也没说不搞联产承包,人家分了,在你面前和演戏一样,所有的过程都让你参与了。生产队是你亲自宣布解散的。也就是说人家现在的组织无论叫什么名都和李家堡大队没有隶属关系了。只要人家安分守法,自己就再也管不着人家了。生产队宣布解体了也就是意味着李家堡河西地区再也不是自己的势力范围了。吕占林和杨财心里暗骂道:“梁文泰,你小子真他妈的毒啊!”两个人眼睁睁的看着梁文泰代表他的铁杆社员们和东方红农场签定了砖瓦厂的承包合同。

晚上,二队的散伙饭成了誓师饭。社员们喝得昏天黑地。吕占林和杨财碍于东方红农场两个领导的面子没有提前离开。不过这顿饭两个人吃得实在是难受。

十三岁的梁红兵和十一岁的梁红伟目睹了整个过程。这也是父亲梁文泰给他们上的第一堂谋略课!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