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一起走过的路 44  

2012-10-20 20:44:5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晓曼的笑容深深的刺痛了陈虹。梁红兵保送师大附中的事对她的影响非常大。平心而论她一点儿都没有嫉妒梁红兵,反而为他高兴。但一想到半年之后梁红兵就要离开这个校园了,她的心里就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儿。她多么希望还能和梁红兵坐在一张书桌上读完三年高中。这个曾经让她无比讨厌的家伙,身上正散发一种特殊气质,深深地吸引她,让她痴迷。现在对于梁红兵她甚至有了一种心里依赖,每当有难题做不上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问问梁红兵吧,他一定能做上。但她也感觉到他们之间就像隔着一层玻璃,她可以清晰的看见梁红兵,却始终无法触摸到他。更让她痛苦的是柳晓曼的介入,她知道按照他们现在的趋势再向前发展下去的结果是什么。那就是梁红兵将永远专属于柳晓曼,而不可能和她再有任何关系。“我不会输给柳晓曼的!绝不!至少不会在战斗还没有开始就退却下来。”骨子里好胜的姑娘暗暗下定决心她必须要有所动作,而不能再甘当旁观者了。可是至于怎么做她一时还没想出个好办法。不过一天无意间听到父亲和大哥的一段对话倒是让她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1983年陈虹的大哥陈文斌北京大学毕业后志愿到边远地区工作,开始被分配到了一个边疆省份的共青团组织部工作,由于工作表现相当出色。1985年年仅二十五岁就被破格提拔为一个县的正处级常务副书记,准备接替即将离任的县委一把手。在政坛上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上任前陈文斌带着未婚妻回家完婚。儿子这么年轻就走上了重要的领导岗位,陈明生是既高兴又担心。做了多年的基层领导工作,又经历了三反五反、四清和文革等多个政治运动,他也深知要干好县委书记这份工作有多么不易。作为父亲免不了要多叮嘱几句:“文斌啊,当一个县级领导可是非常不容易的。中国历来就有:“郡县治,天下治的说法。县一级政权,一直是国家政权构架中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单元。自秦汉开始,县这个词儿,在老百姓心里已经不仅仅是一个行政概念,而是一个具有乡土亲情含义的文化概念了。一个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国家有的职能部门县一级几乎都有对应单位,国家有国防部、外交部,县里还有个武装部,外侨办哩。省委省政府里的一个大处长,充其量领导几十号人,十几间办公室。一个县委书记要领导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上百万的人口,管辖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真可谓:”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远的不说,光咱们这个白城县就有一百三四十个科级事业单位,干部上千号。歪毛淘气儿,啥人儿没有,强龙地头蛇啥背景没有。所以自己心里一定要有本儿帐,啥事儿记清楚了。对上级一定立信,结仁厚长者深交,但做事一定要保持独立人格,绝对不能曲意逢迎,用自己的工作能力证明自己。官儿可以不当,但绝不能丧失做人底线。你记住了,奸佞阴险之辈早晚要翻船的,人不报,天都要报的。文革的时候我认可坐牢也没揭发检举上级领导,即使和我有工作矛盾的我也没说过一句坏话。做官要有官德,所以文革后我还能走上领导岗位,而当时那些上串下跳的小人的后果你也看见了。对当官儿的要立威,没有霹雳手,难显菩萨恩啊。你可以当笑面虎,可以和蔼可亲,但是一定要让下属从心里畏惧你,不敢和你偷奸耍滑。但也要记住一点,不要欺诈打压下属,人品可靠有能力有水平的一定要多提拔重用,尽量做到公事公办不结私仇,官场复杂莫测,今天是你的下属将来保不准就是你的上级,不要把事情做绝,要给自己留后路。这就要看你的业务水平和领导艺术了。对老百姓一定要立德,一定要多到底下去,多亲近老百姓。多了解他们的疾苦,尽量多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老百姓图啥,不就是个好生活吗。不要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听下面的报告,现在有些干部真是该天杀的,那嘴就是两张皮,向你要钱的时候能把自己说成连饭都吃不上了。向你邀功的时候,金条多得都能把他们家祖坟都压塌架了。五八年满天放卫星,粮食亩产上万斤的浮夸事儿就不说了。现在报纸上天天都是自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政策好了,农民富了,万元户遍地都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都穷了这么多年了,一两年就有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可能吗?只要你下去一了解保证水分一大把。前段时间地区搞个农民”夸富“活动,一个乡里报上来的万元户从脑瓜顶儿到脚底板所有的行头,衣服、裤子、皮鞋、帽子、手表都是乡干部们给凑上的,整个一个全乡集体智慧结晶。到地区招待所一住下就漏马脚了,破棉袄破棉裤里面连个衬衣衬裤都没有,据说连裤衩儿都带补丁。那个乡的乡长还振振有词的说这是致富不忘本,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无耻之极!可想想乡干部有什么办法,不还是攀比之风让上面给逼的吗? 所以一定要下基层,放下官儿架子,老百姓的炕头坐一坐,老百姓的饭碗端一端。埋汰不死你,也药不死你。我的老领导就和我说过,身上不沾泥儿的县委书记不是好书记。想当官儿的怕你,因为你掌握着他的政治前途,老百姓怕你啥?你当你的官儿,人家过人家的日子。井水不犯河水。你不跟人家交心。人家能和你说实话吗。这些年我们假话套话把老百姓也教会了,你来演戏,人家就配合呗。”
      父亲这段谈话陈虹并没有像大哥一样在意聆听,但是最后几句却让她触动不小。晚上躺在自己的卧室里,她仔细的回味着父亲的话,想着这两年多和梁红兵交往的每一幕。是啊,自己一直没有放下县委书记女儿的架子平等地和梁红兵这个农民的儿子交往,不单是梁红兵,几乎对班里的所有同学她都没有放下架子。这些年她处处学着妈妈的样子,保持着一份高贵。她从来没有和那个同学嘻笑打闹过,当然这也不怪她,没有谁敢和这座县城里最高领导者的女儿打闹。就连梁红兵这样的刺头儿最多也是含蓄的语言交锋。自己有真正的朋友吗?没有,尽管班级里很多女同学都和她挺亲近的,但是那种亲近更多是迎合。凡是她说过的话几乎没有听到过反对意见。梁红兵是唯一的一个例外,但也仅仅是维护自己的尊严,不过多了几分嘲弄和戏谑而已,而且每次事端都是她挑起的。试想想如果梁红兵也是个顺民,父亲的话对她还会有这么深的触动吗,自己能有这份心灵检讨吗?自己可能一直这样高贵下去,直到有一天四面楚歌,头破血流。
      第二天中午午休,陈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骑车回家或者到县政府食堂吃饭。而是走到准备要吃饭的葛晓梅旁边轻声的问:“晓梅,你要去食堂吗?我和你一起去。”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