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一起走过的路 45  

2012-10-21 20:20:3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葛晓梅被陈虹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有点不知所措。她们虽然在一个班里读书都快三年了,接触却很少。晓梅是个自爱甚至有点自卑的姑娘。人家陈虹的父亲是县委书记,自己的父亲是个农村木匠,就是高攀也轮不到自己。所以她从未主动和陈虹有过什么实质性的交往。当然她也不像梁红兵那样看不惯就和陈虹对着干。她不想给自己招惹是非,能顺顺当当地在县一中读完初中,将来考上高中才是她的目的。要不是她的成绩一直在班级排在前几名,很引人注目,可能她会一直默默无闻直到毕业。她是班级里的学习委员,陈虹先是班长,后来又当了团支部书记,她们之间除了工作上的事,平日里说话不多,最多就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陈虹也从未像今天这样亲切地称呼过她。她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的点了点头:“对,那咱们一起走吧。”说完从书桌堂里拿出一个铝饭盒。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教室。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陈虹感觉有点尴尬就主动问晓梅:“食堂的伙食怎么样?”“哦,很不错。比我家里吃得好”晓梅很局促地回答,她有点后悔说了后半句。陈虹在个校园里呆了也快三年了,她知道食堂在哪儿,却从未在里面吃过饭。晓梅走在前面掀起油腻腻的绿色棉布门帘,让陈虹先进去。初冬天气很冷,窗子的玻璃上已经上了一层薄霜,屋子很昏暗,但还能看清墙皮斑驳的四壁,和凸凹不平水泥地面,中间几排残缺不全的桌子椅子歪歪斜斜的摆在那里,好像好久没有人坐过了,上面落满了灰尘。靠近墙边的一排地漏上留着脏兮兮的泔水,散发出一股刺鼻的酸臭味儿。更要命的是棚顶水蒸气凝结的水珠儿不时滴下来,滴滴答答的像下雨一样。买饭的窗口前已经排起了两排长长的队伍。他们班几个住宿的同学几乎都在那里,梁红兵和张大权一前一后的也在其中。认识陈虹的同学对她的到来都感到很惊奇。多数同学都和她点头微笑地打了招呼,梁红兵面无表情地向她点了下头儿。食堂饭菜的种类比较少,一顺溜的摆了四大盆。一盆白菜炖土豆,一盆倭瓜土豆,一盆儿土豆丝,还有一大盆豆腐汤。每样菜都清汤寡水的,一丁点儿油星儿都看不见。旁边的柳条笸箩装着苞米面发糕和馒头,地下的大搪瓷桶里装了一下子高粱米饭。晓梅买了两块发糕和一份豆腐汤。陈虹犹豫了一下,要了两块发糕和一份土豆丝。掏出钱包一看才知道遇到了麻烦,竟然没带粮票儿,没粮票儿是卖不了主食的。晓梅身上也没带多余的粮票儿,就叫住端着饭盒要出门的梁红兵:“借点粮票儿。”梁红兵看出来晓梅是在给陈虹借粮票。就从钱包里拿出半斤地方粮票儿,交到陈虹的手里,一脸坏笑地说:‘您这是来视察工作还是体验生活来了?能成为您的债主真是三生有幸。“陈虹可不想在这里和他出洋相,很有礼貌的说了声:”谢谢!“。晓梅倒是接着和红兵调侃起来:”瞧你那小气样儿,半斤粮票儿还要当个债主,都是同学你就不能大量点儿“。“我可是穷人,这半斤粮票儿我可舍不得”梁红兵接着对付着。陈虹感觉她们的气氛很好就跟着接茬开玩笑说:“那我不管,反正我花了,就是不还了“。陈虹的玩笑倒是让梁红兵有点始料未及,愣了一下说:”唉,那我只能认栽了,到法院打官司我也打不过你“。张大权憨厚的在旁边接着说:”你们俩要是为半斤粮票儿到法院打官司倒真是大新闻“。几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有说有笑地端着饭盒儿走进了教室。几句玩笑下来,陈虹感到他们之间已经不那么生分了。初三了,男女同学之间已经不像初一时候那样拘谨了,大家有说有笑地围在一起吃着午饭。陈虹这才发现,原来每个住宿的同学都有一大罐子咸菜。大家都敞开瓶盖儿,你一勺儿我一勺儿地相互品尝着。梁红兵带的咸黄瓜炒肉末,是最好吃的,大家都抢着吃,没一会儿就见底了。梁红兵嘿嘿地笑着说:”看来我妈的手艺还真不错啊。挺受欢迎啊,那明天就得吃你们的了“。陈虹开始不太好意思吃别人的东西,也觉得这样有点不卫生,闷头吃着自己饭盒里的发糕和土豆丝儿。看来学校食堂的师傅和县政府食堂的师傅水平真的没法比,那土豆丝儿炒的没滋拉味儿的,好像除了土豆丝就是盐了。发糕也是硬邦邦的,吃到嘴里跟嚼木头似的。看看同学们都吃得津津有味儿。梁红兵和张大权刚才还满满一饭盒的高粱米饭眼看就吃完了。看着陈虹吃饭的样子,梁红兵感到非常好笑,想破脑袋他也没弄明白为啥陈虹放着家里和政府食堂的好饭好菜不吃到这里和他们遭这份洋罪。他本想再整治一下陈虹,告诉她那土豆丝儿是大师傅上完厕所没洗手就炒的,可看见她付痛苦的模样,也没忍心。虽然他不太喜欢陈虹,可是想想这两年陈虹对自己也不赖,没少给自己好吃的,虽说是讲题的酬劳,可那毕竟是玩笑。都是同班同学,她不给你吃的,问到你头上你不也得告诉她嘛。于是拿起咸菜罐子递到陈虹面前:“来,加点儿这个吃,食堂这破饭啊没有这玩儿意我们也吃不下去,咸菜就是咱们的大烟膏子啊,离不了了”。陈虹抬脸看了梁红兵一眼,感觉他这次挺真诚的,没有一点戏谑的成分,心里觉得暖暖的。她拿勺子挖了一小口儿,放到嘴里。“真好吃”。她情不自禁地夸赞了一句。“我就说过嘛,俺娘做饭的手艺不差嘛“。梁红兵得意的自夸着。”这倒是真的,他们家大婶儿做饭可好吃了“葛晓梅向同学们证明着。又接着补充道:”我妈说了他们家的几个婶子都是他爷爷奶奶精挑细选的,不但人长得都俊,干活都有样。“梁红兵没好意思多说什么,一脸得意的表示赞同。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