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一起走过的路 50  

2012-10-29 22:35:1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晓蔓并没有急于把她要去美国的事情告诉梁红兵。因为她还不敢太相信这是事实。从小到大她感觉“好事”这个词儿一直都是在躲着他们家走。这次大伯父的到来对于她来讲就像做梦一样。过了正月初五柳修身和夫人就回美国了。柳省身一家又恢复了平静的生活,平静得好像什么都未发生过。晓蔓甚至认为去美国的事情可能还相当漫长,所以功课一直没敢放松。
      柳修身回到美国后,就找到二弟柳正身把三弟一家的情况详细的讲述了一遍。讲到伤心之处,兄弟二人都禁不住泪流满面。得知三弟不肯来美国,柳正身更是非常难过。兄弟二人以最快速度帮晓蔓晓芃姐妹联系了柳修身家附近最好的私立中学。大嫂孙静怡还觉得不放心,就让大儿子柳崇文回国帮两个堂妹办理签证事宜。柳正身给三弟寄去了两万美金让他们贴补家用。崇文老成持重,做起事情既有效率又非常稳妥。回国后不长时间就帮晓蔓和晓芃办理好了护照,并领着两个妹妹在沈阳领事馆顺利签证。柳省身夫妇被兄嫂和侄儿的周全考虑深深打动,亲人永远是亲人。省身给二哥写了封信想把钱退还给二哥,被侄子崇文劝阻了,崇文告诉三叔,这是二叔的心意,兄弟的情义最重要,寄回去二叔可能会更难受。柳省身还能说什么呢?只得接受了。
      六月初,东北刚刚进入夏季。快要中考了,同学们已经进入最为紧张的复习阶段。除了按部就班地和同学们一起做着复习题,梁红兵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看《古文观止》和打篮球上了。这几年红兵他们三个的篮球技术一直在提高,他和大权还有卫东甚至被糖厂雇用到省轻工局打过比赛,战绩还不错。一天晚自习放学红兵抱个篮球刚要去球场,就被柳晓蔓叫住了。晓蔓有点羞涩地说:“红兵你能送我回家吗?”梁红兵感到有点奇怪。天还大亮,每天晓蔓都是自己回家,今天这是怎么了?他把篮球扔给了同学说了声:“我有点事儿”就和晓蔓一前一后地走出校园。红兵经常去柳省身家学习书法,帮助晓蔓学习数学。他们俩在熟悉不过了,但从来还未单独一起走过。一路上两个人谁都没说话。梁红兵没弄懂晓蔓要干什么,也不多问就一直跟在她后面。快到师范校的时候,晓蔓并未向家的方向走,而是朝着江堤的方向走了。红兵还是没有多问,就一直跟在她后面。他们走下公路走上江堤,江堤上只有一条窄窄的小路,小路两旁的丁香树正散发着浓浓的花香。看看小路上没有什么行人了,晓蔓红着脸轻轻地握住了红兵的手。与其说是握,倒不如说是用手指勾着。小曼的手指软软的、细腻腻的。这是红兵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握着女孩子的手。他感觉自己周身的血液都在奔涌,脸热热的,身上也热热的。“我要去美国了”晓蔓柔声的说。红兵以为晓蔓在开玩笑,就逗她说:“我已经在欧洲了”。晓蔓扑哧的一声笑了。然后严肃的说:“我说的是真的。前几天我没来就是去沈阳去办签证了。下周我就去美国了”。梁红兵沸腾的的血液一下子凝固了,他僵僵的站在那里。这个消息太突然了,突然得让他没有时间思考。晓蔓感觉到了红兵的变化,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转过身来轻轻地摇了摇红兵的手。红兵似乎缓过神儿来,问:“你们家都去吗?”“不,只有我和晓芃去,我爸我妈不去”晓蔓说到。“这是个好事,祝贺你!”红兵微笑着说。“真的吗?你高兴吗?”晓蔓问。“真的,我高兴。晓蔓,只要你好,我心里就高兴”。红兵真诚地说。晓曼的眼圈湿润了。红兵伸出双手,把晓蔓的手紧紧握住。
      柳晓蔓去美国了,留在班级里一个空空的座位和同学们的无尽羡慕和畅想。不过眼看快升学考试了,羡慕归羡慕,畅想归畅想,大家还得埋头复习功课。陈虹对柳晓蔓去美国这件事有一种说不清的滋味儿。晓蔓走了,她感到压力小了一点。可是想想几天之后呢,她和梁红兵不也要分开了吗,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或许多年之后她还能存在于梁红兵的记忆里,身份就是初中同学,再近一点就是曾经的同桌,仅此而已。而在她的记忆里呢,梁红兵的影子可能永远都抹不去,一个最讨厌的讨厌鬼,一个让她恼怒不得的刺头儿,一个让她暗恋的男孩。她悄悄的观察过梁红兵,这个家伙表面上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和他们一起看书学习,依旧和他的哥们球友儿们打着篮球。但她注意到,梁红兵经常对着柳晓蔓那个空空的座位痴痴凝望。那飘忽的眼神让她嫉妒,但她也读懂出了另外一层含义:这是个有情义的男人。能拥有他的心,付出什么都值。
      毕业了,同学们开始纷纷互赠纪念品。大致就是钢笔和笔记本之类的东西。红兵收到了不少,礼尚往来也送出去不少。他送给陈虹一个皮面笔记本,在扉页上写上了最为简单的几句祝福:“同窗三载,友谊长存!赠陈虹同学留念,望前程似锦。同桌:梁红兵,1985年6月20日”第二天陈虹回赠他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满脸绯红的告诉他自己一个人看。红兵好像没太注意这个细节,客气的把礼物放到书包里了。他以为可能是钢笔,县委书记家的钢笔高级一点也是可能的。第二天就是考试的日子,他祝福同学们考出好成绩,就和大家话别回家了。吃晚饭的时候,妹妹红梅把大哥的礼品当稀罕物儿似的仔细看了一遍。对这个小盒子尤为感兴趣,打开一看是盒磁带,就放到了新买的录音机里。里面传出了一个女孩优美的清唱:
“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哥哥坐在河边,东风呀吹得那个风车转哪。蚕豆花儿香呀麦苗儿鲜,风车呀风车那个依呀呀地唱哪。小哥哥为什么呀不开言。。。。。。。。”。在弟弟妹妹的一片哄笑中,梁红兵关上了录音机,取出磁带放到盒子里,转身把它锁在了自己的柜子里。聪明的梁红兵清晰的感知到那歌声中释放出的信号,但是他不能接受,因为那个位置永远属于晓蔓。
       中考成绩公布了。梁红兵的朋友们考得都不错。葛晓梅和陈虹总分并列全县第一,大权和卫东也考进了前二十名,他们都考进了白城一中的高中部。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