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我本善良 (一个大学校长的成长史)3  

2013-12-25 21:5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关头还是一声不吭地干活,仿佛屋里没我这个人一样。他用一把两头带把的菜刀熟练地把豆饼切成细条儿,然后再一点儿一点儿地剁碎。干得认认真真,一丝不苟。我那个时候真的非常自豪,咱们社会主义新国家就是了不起,能把一个穷凶极恶的国民党反动派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社会主义劳动者,而且还这样认真负责。沉默让我有点儿尴尬。我想和老关头搭话,怎么称呼他却让我有点儿犯难。按年龄我应该叫人家一声大爷。可想一想不管怎么说咱也是毛主席的红卫兵啊,叫一个国民党反动派大爷,实在是有点儿跌份儿。像那群野孩子似的叫人家老关头,又觉得不礼貌。感觉自己真倒霉,怎么一来就碰上个国民党反动派啊。我的印象里国民党反动派都是奸猾刁顽之辈。但眼前这个老头却是个厚重之人,和我在书上看到的那些国民党军官特务完全对不上号。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院子里突然人欢马叫起来,几辆拉着农具的胶皮轱辘打车进了院子。我赶紧迎了出去,问哪位是队长?一个车老板告诉我队长和社员们收工就直接回家了,他们几个是来卸农具的。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说他和队长是邻居,卸完车就带我去。我赶紧帮忙卸农具、栓马。一个上了年纪的车老板笑呵呵地看着我说:“小子,没干过庄稼活吧,就你这拴法,拴多少匹得跑多少匹。”说着我从手里接过马缰绳慢悠悠地给我做着示范,“栓马扣要越拽越紧。”我那时以为自己要当一辈子庄稼人了,所以顾不上挨饿就耐心地跟着他学了起来。仗着年轻,头脑还算聪明,没一会儿我就学会了。那个年轻人也拴好了牲口,催我走。我就背上行李跟着他去队长家了。年轻人大名儿叫赵仁海,小名儿叫栓子,和我同岁,比我小三个月。赵仁海挺热情,给我说了一些队里的情况。这个生产队三年前来过十几个知识青年,队里给他们盖了青年点。后来一个女知青让村支书给诱奸了,奸情败露,就上吊自杀了。事情闹得挺大,最后知青们都到别的生产队去了,青年点就空了起来。我俩正好路过青年点。院子里蒿草茂密、门窗紧闭,阴气袭人。栓子善意的告诉我:“今晚上黄大牙让你住这儿,你可别逞强啊。给那个女的收尸时候我爹和我舅都在场,说死的可惨了。老辈儿人讲过,说这样带着怨气横死的鬼都是厉鬼,要抓替身的。”他一番话说得我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感觉后背上冷风嗖嗖地,连连点头称是。不觉心里一酸,真是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啊。不管好吃赖吃,够吃不够吃。这时候妈妈和奶奶咋地也会给我们准备一桌儿热热乎乎的晚饭。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晚饭在哪吃?更不知道晚上在哪里住?要么和女鬼住,要么和国民党反动派住。赵仁海可能看出我的神色不对。安慰我说:“没事,今晚先到我家住。”这句话让我感到了些许温暖。

       队长黄大牙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挺壮实,看上去也挺朴实。看了我的介绍信,没多说什么。就对赵仁海说:“栓子,你带小刘去生产队吧,先和老关头一起住。等以来知青再说。”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虽然国民党反动派也是可怕的,但终究是活人,怎么也比女鬼强多了。我们转身刚要走,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