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一起走过的路 78  

2013-03-11 13:21:0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红兵和表姐刘佳欣到了白城火车站就分手了。佳欣去一中看晓梅和另外两个要好的女同学。红兵说他要去看看柳省身,然后去找彭卫东和张大权。佳欣看看表弟乐了:“你在白城县只有两个朋友啊。”红兵知道表姐话里有话,没搭茬,笑了笑:“下午四点,客运站见!”说完转身就跑了。他先到邮电局给陈虹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的好消息。陈虹在电话那头高兴得叫了起来。两人约好十一在西关的江桥见面。打完电话梁红兵先到百货商场买了二斤月饼和一些糖果,又到农贸市场买了点水果和两条活蹦乱跳的大鲤鱼,就去了城南的柳省身家。虽然说和晓蔓分手了,但是对柳省身老师的感激之情却丝毫未减。即便是对晓蔓他也充满着深深地感激之情。晓蔓是他成长经历中的天使,没有晓蔓的引领他就不会认识柳老师,没有柳老师的教诲他不会这么顺利的成长。晓蔓在他心中永远是亲人。他相信晓蔓也会这么想。

    柳省身夫妇得知红兵被北大提前录取了非常高兴。柳老师说了很多鼓励的话。闲谈中红兵得知柳老师得到了美国一个机构的资助正在研究“萨满教”。柳老师告诉他,这萨满教是满、蒙等少数民族信仰的带有多神性质的宗教。和北美印第安人的宗教非常相似。原来有很多学者认为印第安人是亚洲人种在远古时代的冬季穿过结冰的白令海峡到达美洲的。从宗教上追根溯源对于人类学的研究是非常有意义的。红兵觉得挺有趣。柳老师还给他看了自己在新疆、大兴安岭、通辽、还有中苏边境的图瓦等地方拍摄的照片。红兵暗自赞叹道:“柳老师真是个做学问的人,后学的摄影,照片都照得这么好。”两个人又简单的谈了一些晓蔓在美国的情况。显然柳老师并不知道他和晓蔓之间的事,这样也好。在柳家待了大约一个小时,红兵就起身告辞了。柳老师和柳师母要红兵吃了饭再走。红兵礼貌地推辞了。离开柳家,梁红兵搭上一辆往江桥方向的毛驴车,不一会儿就到了。远远就看见陈虹穿了一件米黄色的风衣,推了一辆二六凤凰车俏生生地站在在江桥边等候自己。红兵谢过车老板儿,跳下车就快步朝陈虹跑去。陈虹也支上车子,像小燕子一样朝他跑过来。两个人双手拉在一起,红兵顺势一拉就把陈虹拉进怀里。迅速地在她的脑门和面颊上上亲了几下,然后赶紧松开。两个人相视会心的笑了,这地方可不比青云山小路,说不定就会碰到熟人。陈虹兴奋地说:“红兵,你太棒了。咱们第一个伟大计划已经完成了八分之一了。”“怎么算的?”红兵问道。“我们不是约好了,大学毕业去美国读博士吗。考上大学是四分之一,大学毕业是二分之一,读上博士再加四分之一,拿到学位就全部完成。现在你先被录取了,就是四分之一的一半吗。”“呵呵,你算的好精细啊,那好,现在就看你的了。”“yes,sir!保证完成任务。”陈虹伸出手做出个拉钩的姿势,红兵拉一下。推起陈虹的自行车,两个人肩并肩沿着江坝慢慢地向前走。正值深秋,天空高远,没有一丝云彩,瓦蓝瓦蓝的。刚刚经历一场秋汛,松花江水气势雄浑地流过。江上几艘驳船慢腾腾地行使着。两岸的庄稼已经成熟,稻穗金灿灿的。高粱红彤彤的。堤坝上的树叶开始变黄、变红。远远望去红黄相间煞是好看。空气也是那样的清新。两个人本来心情就不错,走在这里更是心旷神怡。

红兵告诉陈虹他准备十一之后好好地做一个复习方案,把每一章节的重点难点都好好规划一下,好好帮陈虹准备高考。陈虹听了高兴地点点头。“嗯,那我更有信心了。”两个人高高兴兴往前走了一阵。陈红看看表快十二点了。“我们回去吧,到我家吃中午饭。” 红兵说:“那不太好吧?我还是去彭卫东家吃吧。”“你这个家伙,你是和我近还是和彭卫东近啊?”“当然和你近了,不过咱们还是秘密状态啊。再说我一和你爸吃饭就紧张。”“诶呦,还真没看出来,你不是早就和我说过吗, 你的脸比坦克车的装甲还厚,穿甲弹都打不透。心脏抗打击能力极强,原子弹都炸不坏。你还能紧张?”陈虹笑着撇撇嘴揶揄道。“这些话我自己都忘了,你还记得?”“哼,你忘了,你那些罪恶昭彰的语录我可都记在日记本上了,有机会给你看看。不和你罗嗦了,我爸听说你被北大录取了,非常高兴!听说你来白城县了,就邀请你中午到我们家吃饭。现在正亲自给你炒菜呢。反正他老人家的意思我已经传达了,去不去你自己照亮办吧。”“既然泰山如此厚爱,小婿不去实在是不恭啊。”“什么泰山北斗的,快走吧。”陈虹满脸羞红地在红兵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红兵带着陈虹像向县政府机关宿舍骑去。来到县供销社,红兵停了下来,说要买点水果。陈虹说家里有的是,不用买了。红兵说这是礼数,以前几次和陈大爷吃饭是偶遇。现在专程赴约,再说也快过中秋节了,一定要买点。陈虹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就没再阻拦。两人买了几斤香蕉和苹果就去陈虹家了。一见面陈明生就紧紧地拉住了红兵的手,另一只手有力的在红兵的肩头拍了两下。“好小子,真争气!祝贺你啊。”陈虹的母亲也非常高兴的向红兵表示祝贺。“大娘,给您二老买点水果。”“你一个学生,还买什么东西。”说完嗔怪地看了女儿一眼。“陈虹啊,你怎么能让红兵买水果呢,家里都吃不完了。”“他非得要买,我也没办法。”陈虹无辜地笑了。陈明生看在眼里,心里挺高兴。“这小子不是个光会读死书的书呆子。”丰盛的午餐已经准备好了,几个人相让这坐了下来。陈明生拿来四个三钱的小酒杯,倒满了酒。陈虹的母亲不解地看着丈夫:“怎么能让孩子们喝酒呢?”“他们虚岁都十八了,明年就是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了。我十八的时候都当了两年通讯员了。都用大碗喝酒了。今天是红兵的大喜事,值得庆贺。陈虹喝一小杯,红兵陪我喝两杯。”说着端起酒杯。“来为庆祝红兵被北京大学录取,干杯。”四个人碰了一杯。红兵和陈虹第一次喝酒,被浓烈的酒味呛得龇牙咧嘴。陈明生夫妇看着他们俩的样子都乐了。陈虹的母亲赶紧给两个孩子夹菜。“吃点菜,压压酒,给孩子们喝什么酒呢。”“喝酒也是要锻炼的。”说完有给自己和红兵倒满了一杯。“红兵啊,你知道这酒是哪儿产的吗。”红兵拿起酒瓶,上面写着:米家大曲。地下小字写着:白城县米家烧锅老号酒厂。红兵乐了:“这是我二叔酒厂生产的吧。”“对啊,你二叔可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啊。前段时间地区轻工局到我那里告状,说你二叔在他们米家镇白酒厂旁边新开了个酒厂,商标和他们也差不多,严重地侵占了他们的市场。现在快把他们给挤兑黄了。我说那就让相关部门查查他有什么不合格的地方,然后就勒令查封吧。可是一查不要紧,人家不但样样手续齐全,反倒是白酒厂有几个地方拖沓手续没办全。就商标而言,咱们国家刚刚才开始准备立法。虽然名字相近,但人家是合法的,而且是国家一级注册的。更高明的是这家伙广告做得好,做得妙!也不知道怎么和省报社的记者联系上了。给他自己写了一篇长篇报告文学,说如何寻找掌握传统工艺的酿酒师傅。把频临失传的传统酿酒工艺又给起死回生了,又说适量饮用对身体多么有好处。连省电台都给播了好几天,一下子把他变成正宗的了。把开了快一百来年的老厂变成冒牌货了。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点子,什么米家烧锅老酒、米家大曲、米家小方瓶。从一块来钱儿老百姓喝的,到三四十块一瓶儿的高档酒应有尽有。质量、口味确实不是白酒厂那酒能比得上的,包装也好看。他是真给我上了一堂课啊。计划经济时代,统购统销。已经把人养懒惰了,不爱动脑了。傻子也能当厂长,现在是市场经济,竞争是最基本的事情。不懂经营、不懂管理就得被淘汰。就是今天梁文昌不淘汰你,明天张文昌、王文昌也得淘汰你。就这么残酷。改革开放都快十年了,很多人的思想还没转变。”陈明生吃了一口菜。接着说道:“你们明年就要上大学了,就是大人了。要独立面对很多问题了。但有一点一定要记住,那就是要跟住时代的步伐。现在思想意识转变太快了,跟不上就要被甩掉。这个素质是平时培养的,遇到事情要多思考,勤总结。还有一点就是不管怎么转变做人一定要厚道。这一点红兵的父亲做得就比较好。听说附近农民不管谁有经济困难,找到你爸爸他都能在砖厂给安排个活干。都说你爸爸仁义。这才是为社会做贡献啊,也是积德的事。唯心一点儿讲,这和红兵有出息也不无关系啊。”红兵突然觉得陈明生这人真的太不简单了,看问题太深刻了。高高在上却什么都知道。陈明生又看了看红兵:“听说你爸爸正在筹建塑料加工厂和淀粉加工厂?这好啊,咱们地区就缺这样高技术含量的工厂。你回去告诉你爸爸,有什么困难直接让他到地委找我。我全力支持。”红兵立刻站起身给陈明生深鞠一躬:“我替我父亲谢谢陈书记了。”“怎么谢?你是不是还得再来一杯。”说着拿起瓶子就要倒酒。陈虹见状赶紧起身从父亲手里抢过瓶子和杯子。“爸,不能让红兵喝了,他不会喝酒。”陈明生满眼柔情地拍了拍女儿的后背,又像小孩子一样诡诈的一笑:“我这老丫儿还嫩啊,经不起考验。你看你妈,人家就没动。”陈虹娇羞的在父亲肩头使劲儿的揉了几下,“爸爸你就知道捉弄我。”。陈明生夫妇笑了起来。梁红兵坐在那里假装什么都没听懂,连忙夹菜,低头吃起来。他真的没想到这位松江地区人人敬畏的陈书记在家里竟然这么和蔼可亲,还挺滑稽。不禁想起了鲁迅那首《答客诮》“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四个人说说笑笑地吃完饭。又稍稍坐了一会儿。红兵就告辞去彭卫东家了。陈虹依依不舍地把他送到大街上。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