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一起走过的路 79  

2013-03-12 21:26:2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红兵走了还不到一个小时,葛晓梅、刘佳欣、还有她们班另外两个女生俞雪梅和吴琼就来找陈虹了。陈虹家很少来同学。但是对于这四个女孩子,陈明生夫妇并不陌生。葛晓梅已经在家吃过几次饭了。另外三个从小就认识,佳欣不必说了。俞雪梅是副县长俞培海的女儿。吴琼是县土地局长吴靖平的女儿。佳欣和晓梅对陈虹说,梁红兵被保送北大了,原来班里几个要好同学想到他家去庆祝一下,问她去不去。陈虹当然非常想去。就去征求父母的意见。她长这么大从来没单独在外面住过,陈明生父母竟然很开明的同意了。孩子大了应该建立自己的交际圈子了。这一点陈明生是非常清楚的。陈明生还很关切地问他们怎么去?要不要叫辆车送送她们。吴琼说他爸已经帮她们准备一台车,四点在家属宿舍门口接她们。陈虹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已经三点四十多了,就让同学们先稍微等一下,自己洗洗脸换换衣服。第一次去红兵家一定要留个好印象。她洗好了脸,在衣柜里找出了自己认为最好看的衣服换上就和同学们出门。佳欣和晓梅相互看了一眼,偷偷地笑了。

邀请陈虹去梁红兵家的始作俑者正是佳欣。上午,佳欣在学校找到晓梅,把红兵被北大提前录取的好消息告诉了她。晓梅也为红兵高兴。俩人就去看佳欣的两个从小的玩伴,也是她们同班同学俞雪梅和吴琼。在路上晓梅对佳欣说:“陈虹和红兵谈恋爱了。”“你怎么知道?”“这两年陈虹和我相处得很好,处长了才知道陈虹这人其实真的很不错,我觉得啊比你那个表弟可实在多了。有一段时间她总问我红兵的家里情况。我就逗她是不是喜欢上了梁红兵。她不好意的点头承认了。前几天,就她自己在家,找我去作伴。我们俩聊了一个晚上,她告诉我她和红兵恋爱了。我觉得她和你一样把我当成推心置腹的好姐妹了。我也挺为他们高兴的。”佳欣听了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不是对晓梅,晓梅能多一个好朋友她是非常开心的。而是对表弟梁红兵很不满,人家陈虹和晓梅交往不到两年就成了这么铁的好姐妹。咱们俩可是血脉至亲,朝夕相处,这小子竟然牙缝不嵌。看到陈虹的照片后她逗过红兵几次,这家伙又使出他装傻充愣的一贯伎俩就是不说,她恨不得把证据放到他面前,看他怎么解释。佳欣也把她知道的和梁红兵的表现告诉了晓梅。突然她有了一个想法,想捉弄一下红兵,把陈虹邀请到李家堡,看看梁红兵在他们面前怎么表演。她对晓梅说了自己的想法,晓梅觉得这个善意的玩笑很不错。红兵经常捉弄她们,找机会也得报复他一下。于是俩人谋划了一下细节,就开始实施了。她们先找到俞雪梅和吴琼,撺掇着她们也去红兵家。爱热闹似乎是年轻人的天性,高三了,功课压力大,这两个小姑娘也非常想去放松一下。征求父母意见,父母也都同意了。吴琼的父亲还特意给她们安排了一辆大面包车。佳欣觉得这个计划更周密了,就趁着中午在吴琼家吃饭的当口,跑到老姨家,让老姨夫四点到车站通知红兵,说她今晚在吴琼家里住,明天早晨早早到。

梁红兵、彭卫东、张大权四点钟坐公共汽车从白城县客运站去李家堡。虽然是差不多同时出发,可公共汽车逢站必停,还要顾及乘客绕些弯路。佳欣他们的面包车速度快不说,走近路直达李家堡,足足比红兵他们早到半个多钟头。陈虹来到红兵家门口就觉得眼前一亮。在她的心中农村应该是低矮的草房,泥泞的街道。可李家堡的街道都是宽阔的砂石路,路两旁多数房屋已经砖瓦化了。佳欣指着三座建筑外观一模一样的的小二楼给她们介绍:中间是大舅家也就是红兵家,左边是三舅家,右边是四舅家。又指着到对面一座宽阔的三间大瓦房说那是红兵的奶奶家。晓梅指着旁边四间瓦房的院子说那是她家。红兵奶奶家的院子里喜庆气儿十足。梁文昌正和李家的几个表兄弟支锅架灶,劈柴烧水。徐淑娴和几个妇女正在有说有笑地摘菜、洗菜。看见外甥女和晓梅领着几个姑娘朝院里走来,就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迎了上来。佳欣依次大舅妈介绍每个同学,姑娘们也很有礼貌的喊着阿姨好。似乎是有意而为之,佳欣最后一个介绍的陈虹,还特意强调了一句:“大舅妈,这是红兵初中时候的同桌,叫陈虹。”说完眨眨眼睛,诡异的一笑。一听到“陈虹”两个字淑娴略略的怔了一下。随即从头到脚仔细打量起来,是上午在照片上看到的那个姑娘,比照片上更鲜活、更漂亮。高挑个、白净脸儿、大眼睛水灵灵的。修长的脖颈上系了一条浅蓝色的丝巾,上身穿了一件米黄色的风衣,下身是一条蓝色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整个人儿显得干干净净。陈虹也打量着淑娴,有点出乎意料,红兵的母亲竟然这么年轻漂亮。她大方地向淑娴微微一笑,亲切的叫了一声:“婶儿,您好!”。这一声“婶儿”让淑娴心里暖和和的,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和这姑娘拉近了。见面如何称呼红兵的父母,路上陈虹可是想了一阵子。红兵的父亲就叫叔叔,这个倒好说。称呼红兵的母亲,应该叫阿姨。不过晓梅每次提起红兵妈妈都是叫“婶儿”。她觉得这个称呼更亲切。干脆就入乡随俗。淑娴连忙热情地把姑娘们让进屋。然后吩咐佳欣照顾客人,又让晓梅到前院食杂店拿点瓜子糖果招待大家。说完就歉意地和姑娘们打声招呼出去忙了。还没进屋陈虹先闻到一股浓烈的旱烟味儿,说也怪,这次她不但没反感,反而觉得这味道挺亲切的。顺便说一句,梁红兵家的老宅是最后翻建的,儿子们也想给老爹盖个小二楼,可老爷子死活不同意,说岁数大了上那么高搂干什么。儿子们觉得非常有道理,不过修建的时候特异的加宽、加高了一下,他们现在最不缺的就是砖瓦。所以屋子显得特别宽敞,特别明亮。但屋内的陈设却极其简单、古朴。南面是一铺大炕,大得有点夸张,占据半个屋子。上面铺着和炕一样大的夸张的苇席,那席子编得特别细腻,看上去质感特别好,上面还有格子图案。炕东面靠着墙放着一个顶着棚的不知名的家具,红红的,玻璃门上画着喜鹊登枝之类的图案,非常好看,里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被褥。佳欣告诉大家,这席子是她姥爷编的,炕上那个家具叫炕琴,是晓梅爸爸的手艺。炕中间摆着一张厚重的大木炕桌,桌面只用清漆漆过,木质纹理看的清清楚楚。炕桌旁边一个用香烟盒糊的烟笸箩,里面散放着旱烟叶儿。旁边一根儿长长的大烟袋。炕里的窗台上参差不齐的摆放着一排花花草草。花盆儿各式各样,陶土、木头的、甚至还有废旧的铁盆子。这些花长得都不错,显然是被精心照料过。地下就显得更为空旷了,靠近东北角是一张大桌子,上面摆放了一台十八英寸的电视机,用布套套着。桌子的正上方是一面大镜子。镜子上方是光芒四射的毛主席像,下面一大排字清晰可见。上面写着:祝贺梁文泰、徐淑娴同志结为革命伴侣,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十六日。然后就是两大排人名。陈虹粗略的数了一下,至少有十七八个。大镜子旁边是几个小相镜框。里面摆满了照片。还有一张梁红兵小学毕业照,大家很快就找到了规规矩矩站着的葛晓梅,找了半天才在一个角落里找到梁红兵。很显然,这家伙当时丝毫没有顾及个人形象,贼眉鼠眼的向旁边偷看着什么。大家都被逗乐了。

红兵的奶奶端着一大盆刚刚洗过的沙果走进来,热情的招呼着大家尝尝。这是一位慈眉善目、很富态的老人。头发花白了,眼睛却非常有神。佳欣看着姥姥戴着黄灿灿的金耳环和金镏子,悄悄对几个姑娘们说我姥姥最偏心梁红兵了,不信我给你表演一个。于是上前抱住了姥姥,撒娇地说:“姥姥您又戴上了您的宝贝了。真好看,给我吧。”说着伸手就做出要撸戒指的样子。老太太笑吟吟的一扒拉她的手说:“这可不行啊。”“你不给我给谁啊?”“不早就和你说过吗?”老人家依旧笑吟吟地说。“我知道,给您大孙子媳妇。”佳欣笑嘻嘻地说着,眼睛偷偷地瞄了一眼陈虹。接着说道:“姥姥,您大孙子上北京大学了,人家毕业了可要赚好多好多钱了,他媳妇肯定看不上眼这些老古董,还不如送给我这个穷鬼。我还能当个宝儿似的”。老人看看大家笑了:“俺这外孙女总说俺偏心眼儿。手心手背儿都是肉,谁啊,俺都疼。可辙履就是这辙履。皇上那么多儿子,龙椅只能传给老大,谁让红兵是俺梁家的大孙子了呢?你们都念大书的人。说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唉,有些人就是命好啊,还没过门儿就有了金耳环,金戒指儿。”陈虹听到这里,心里感觉美滋滋儿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这些闺女在这儿呢,俺们家为什么要把这些给大孙子媳妇。俺们家老头子说了,这老大媳妇必须是个厚道人儿,也得是个精明人儿,咋说哩,厚道是能让人儿,能吃亏,精明是知道为啥要吃亏。这一点啊,俺们家红兵他妈就做得好。”“哎呀,姥姥,你们老梁家也忒欺负人了,就这点儿东西就让人家吃一辈子亏,还得知道自己为啥吃亏。您放心吧,没有哪个姑娘那么傻,非得嫁给你大孙子。大家说是不是?”几个姑娘呵呵乐了。佳欣又偷偷瞄了一眼陈虹,感觉她乐的有点勉强,很不服气的样子。心里很好笑。老太太一听佳欣这么说,可有点不乐意了。“谁嫁给俺大孙子谁有福。这可不是俺自己各儿夸啊,俺们那个大孙子最知道心疼人儿。六岁就会给俺和他爷装烟袋锅儿。不到十岁就天天张罗给他爷爷炕鞋垫,上中学了更是知道心疼他爹妈。见天早晨给他妈抱柴火生火。礼拜天儿回来抢着劈柈子,淘茅楼。你说这么好的孩子哪找去?将来找个媳妇一准儿会待她好。”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