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一起走过的路 82  

2013-03-15 08:13:0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吉开车拉着红梅来到工地上告诉父亲和大哥这个特大的好消息。当年红兵要出生时,就是文吉找的大哥,今天他像当年一样激动。老爷子口里不住地念着阿弥陀佛。文泰,这坚强的汉子激动得留下了眼泪。小女儿红梅有点不解地问父亲怎么哭了。文泰赶紧像女儿掩饰着说:“土迷眼睛了。”儿子的成绩对他与其说是欣慰倒不如说是鼓励。有时候父母也是脆弱的,他们也需要儿女的鼓励。想想他的淑娴、想想他们可爱的儿女、他就有无穷的干劲儿,他们是自己的力量源泉。回家的路上他一直握着女儿柔嫩的小手,一股涓涓暖流流入心田,滋养他疲乏的身心。看着眉目清秀的小女儿,文泰心情豁然舒展,所有的压力和困惑都一扫而光。大儿子被全中国最好的大学录取了,二儿子也刚刚考上县里最好的高中,成绩也非常好,将来也一定会考上不错的大学。退一万步说,就是将来这世事再有啥变化,他相信自己的两个儿子即使做了农民也会和自己一样是个出色的农民。两个哥哥也喜欢疼爱妹妹,他的家庭是非常团结和睦的,也是前途一片光明的,事业上这点压力是暂时的。他似乎明白了,在悠长的岁月中家不是一个静止的概念,也要新陈代谢,旧的家庭终究要被新的家庭所替代。在这过程中亲情和利益中心也必将转移。只要自己不忘本,还保持一颗公正善良的本心,自己就是一个好儿子、好兄长、好丈夫、好父亲。

       文泰他们到家的时候,院子里已经灯火通明。在老二文昌的张罗下,一切就绪。就等着文泰他们回来吃饭了。侄子上北大,文昌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在他心目中红兵不仅仅是大哥和大嫂的孩子,也是整个家族的孩子,家里的每个孩子都有出息,家族才有希望。对于他们的抚育是每个成年家庭成员应尽的责任。在他当年的逃亡的岁月中就充分体会到了亲情是多么重要,有时候那就是绝望中最后一根稻草。不过这喜庆的日子也让他有一丝不快,三弟一家姗姗来迟。两口子也不似往日来了就抢着干这干那,到像个客(qie)儿似的,一手不伸地等着吃饭。他知道老三在和大哥大嫂闹气儿呢,他相信大哥大嫂是堂堂正正的。老四从小就爱耍小心眼儿,跟自己和酸了吧唧的老三不敢耍,但总欺负老实厚道的大哥。这次的事儿,没人和他细说。但是他一眼就看出毛病在老三老四,绝对不是大哥大嫂的问题,如果说大哥有问题那就是心太软,压根儿就不该搭理这俩白脸狼,砖厂能发展到今天都是大哥干的,这两个狗屁不是的东西跟着分钱是前世修来的福分,竟然还有不安分的心。他恨不得把老三提溜出去给两耳刮子,就这副心胸还经营买卖,卖冰棍儿不赔就算赚了。

     陈虹是到吃晚饭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今天的晚餐刚刚拉起喜庆的序幕,真正的大餐是在明天中午。不过晚餐已经非常丰盛了。梁家一家人除了红兵的两个姑姑和姑父明天到以外,其余全部都到了,还有同村李家的几个表亲和晓梅一家。炕上地下的整整摆了三大桌儿。红兵的同学和家里长者们作为上宾被安排到了炕上。陈虹、俞雪梅还有吴琼头一次坐在炕上吃饭感觉挺新鲜,也学着旁边的老人们盘着腿儿,不过没一会儿就麻了。晓梅教她们麻了就赶紧拍一拍。文泰笑容可掬地来到儿子同学这张桌儿,除了陈虹、吴琼和俞雪梅,文泰都认识。红兵依次地给父亲介绍着,父亲热情地向三个姑娘打着招呼,嘱咐她们要吃好,如果有什么要求和红兵说。临走的时候慈爱的拍了拍大权和卫东的肩膀:“我这两个干儿子吃好啊。”两人赶紧跪起身来,“是,干爹!”滑稽的样子有点像电影里皇军面前的狗腿子。女同学们都偷偷的乐了。陈虹第一次看见红兵的父亲,感觉他们父子三人太像了,父亲比红兵矮一点点,却强壮很多。可能是常年累月的劳累,稍稍有点驼背,腰身远不似红兵兄弟俩那样舒展挺拔。一个眉眼清秀的小姑娘突然跑进来,在这张桌上看了一下,目光落到陈虹的身上,眼睛一亮,就像粉丝见到偶像一样:“这个姐姐是陈红吧,你的歌儿唱得可真好听。”红兵赶忙伸出长长的胳膊,一把就把妹妹扯进怀里,抄起筷子夹了块鸡肉就塞进了红梅的嘴里。然后就要往外推,佳欣和晓梅起哄说:“梁红兵,不能欺负小孩。让人家说完。”吴琼和俞雪梅也应和着。大权一把把红兵按在座位上,卫东趁机拉过红梅“老妹儿,啥歌?会唱不?”红梅把鸡肉咽了下去,“哎呀,差点没噎死我。会。”卫东继续鼓励着:“老妹儿,会就唱!”红梅看见满脸通红的陈虹。“会唱,也不唱!”说完挣扎着撒腿就跑了。红兵说到:“这才是好老妹儿,等着大哥奖励啊!”张大权喊道:“欲盖弥彰啊!”。

      大家正要捉弄陈虹和梁红兵的当口,二叔梁文昌端着酒杯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说到:“今天是我们老梁家的好日子,我大侄儿保送北大了,咱们全家都挺高兴。来聚一聚。这里呢,除了红兵的几个同学,剩下的都是咱们自己家里人。包括老葛大哥也不是外人。我想说两句话。明天呢老亲少友都来全了,有我爹和我大哥,讲话也轮不到我。所以今天小范围内呢我想说两句。”说完先朝炕上看了看爹,梁万春老爷子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看大哥大嫂,淑娴说:“老二你就说吧。”“好,首先呢,我祝贺大侄儿红兵进入全国最高学府深造。也感谢你让咱们老梁家门楣光耀,给你们这一辈儿兄弟妹子树立了榜样。也希望我们家所有孩子要向红兵学习,都取得好成绩,将来能对自己、对爹妈有个交代。”接着话锋一转说到:“第二呢我要感谢大哥大嫂。对孩子的教育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你们的福德造化了下一代。我大哥不到十七岁就辍学回家劳动了,帮衬我爹妈养活俺们一大家人,今年算来已经整整二十二个年头了。他为这个家做了多大的贡献,全家人都有目共睹。我大嫂二十嫁到我们家,过门儿就开始全面操持这个家,到现在也十九个年头了。我大嫂真心真意对我们每一个兄弟妹子。对别人啥样,我不多说自己想去。我只说大哥大嫂怎么对我。”淑娴扯了一把文昌。“老二,你说完了吧,赶紧喝酒。”梁文昌挺激动。“大嫂,我再说两句。”“淑娴啊,你让他说。”炕上的梁老爷子说道。“我嫂子嫁到我们家那年我十五,正是淘气时候,差不多两个月就穿坏一双布鞋。可从我嫂子到我们家我再也没穿过漏脚趾头的鞋。我要强调一句也不光给我一个人做鞋,家里的每个人的鞋都是我嫂子和我妈做的。她搓那麻绳子从李家堡到白城县扯个来回儿。我十九那年因为倒腾点木耳、蘑菇,被吕占林和杨财定为投机倒把犯,要抓我。我爹和我哥出去修水利了,我嫂子把家里所有的钱和粮票都给了我,让我远走高飞。还一把火把东西全给烧了。公社武装民兵把我嫂子给抓了起来。要不是我爹拿着杀猪刀找吕占林让他马上放了我嫂子,否则要杀他们全家的话。指不定嫂子要遭多少罪。我哥知道我在林场伐木头,怕我没吃没穿的。扛着四五十斤的东西顶着烟儿泡雪走了三十多里的山路给我送去。我哥找到我的时候冻得都说不出话来了。“说到这儿,梁文昌哽咽了,用衣袖抹抹眼角。接着说道:”79年,我要在哈尔滨开个小吃店儿,在我姐和姐夫支持下买了个小房儿,剩下本钱不够了。回家找我哥,我嫂子二话没说把家里那点钱又都给我了,还回娘家帮我借了150块钱。后来我才听我娘说嫂子那时候正怀着红梅,连点儿好吃都没吃。这些年哥哥嫂子忍着让着我的地方多了去了,可扪心自问我又为哥哥嫂子做过什么呢?说句没良心的话,爹妈养育我们是应该的,哥哥嫂子没这个义务啊。我再强调一句,哥哥嫂子不光对我一个人这样。老三、老四,还有小燕儿今天还没来,你们字计数大哥大嫂对你们不比对我差吧?”文吉和文祥两对夫妇都低下了头。接着,文昌把头转向红兵:“红兵,你听二叔一句话,你能走到今天是你个人的造化,也可能你要感谢很多人,有你的老师、有你的同学。但别忘了你的爹妈。好了,我就说这些了。”说完已经泪流满面。在座的人也无不流泪,文祥和文吉都泣不成声了。淑娴抽泣起来,这些年憋在肚子里的苦水一下子倒得干干净净。文泰在旁边安抚着妻子,自己也平静了一下,端起酒杯笑着说:“别听俺家老二瞎白活,陈芝麻烂谷子有什么用。来为我儿子高兴。咱们喝。”陈虹掏出手帕不断的擦着眼泪,她感觉自己的眼泪好像真的止不住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