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一起走过的路 85  

2013-03-18 13:34:0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又闹了大半天儿,同学们就都回家了。红兵也搭姑父刘玉鹏的车回省城了。临走时告诉父亲地委陈书记说了建厂过程中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找他。不过他可没说在陈虹家吃饭的事儿,而是撒了个谎说是在地委食堂遇见了陈明生,虽然他知道这个说法他自己不信,反正父亲也不一定会刨根问底儿,能拖到哪天算哪天吧,要不是这个消息对于父亲太重要了,他才不会说呢。这个消息确实让文泰很兴奋。但转念一想,有挺为难。如果红兵没和陈虹处对象,他可能真会一冲动就找陈书记去,这样的好事儿可不是谁都能摊上的。有了陈书记的支持,各个环节都会一路绿灯。问题是孩子们处对象了,他要是去了,陈明生会不会以为他硬往上贴啊。想一想自己现在虽然紧巴点,可也能过得去,暂时也就不麻烦这位“外来的亲家”了。到现在文泰还没有退掉农民质朴的本色。

       梁文泰没找陈明生,陈明生却主动找上门来了。先是山河镇党委书记孔庆宝和乡长王智宇亲自来找他,让他赶紧把两个厂房工地收拾收拾,后天县委赵书记要来指导工作。书记和乡长刚走,县委办公室主任冯宪又带着两个秘书以及计经委、土地局、农电局的几个干部来调研写材料,说地委陈书记和县委赵书记要看,越快越好。这些人倒也真务实,来了又量又算,又找文泰详细核实。文泰让淑娴和赵燕儿准备了晚上饭。这伙人连口酒都没喝。十几分钟就吃完了,也没顾得上休息就挑灯夜战,一直写到晚上快十二点了。连淑娴准备的夜宵都没吃,连夜就回县里了,弄得文泰十分过意不去。文泰两口子十分感慨,谁说干部们作风拖沓,这多务实啊。第三天县委书记赵友治、县长贺杰就带领各相关委办局来指导工作了,其实就是为下礼拜地委陈书记到来打个前站。

      陈明生早就想到梁文泰的饲料厂和淀粉厂调研了。只是刚刚上任需要做的工作太多,一时没腾出功夫来。半年前他接替乔宜良出任松江地委书记。没上任他就知道这是个让人棘手的烂摊子。当然不是乔宜良留给他的,说句公道话在乔宜良的任上已经解决了很多问题。但剩下的问题远比解决的多得多,麻烦的多。最大的问题就是贫穷落后,缺乏发展动力。松江地区所辖七县两市(县级),全部是市农业县(市)。首先,地理条件非常不好,丘陵山地多、盐碱地多、还有两个县是松花江的主要泄洪区。一涨大水,就受灾。其次,交通建设落后,分布在铁路沿线的市县只有四个。其余五个县还没铁路。好在还有一条国家战备公路贯穿相连,要不然各个市县真的要老死不下个往来了。更主要的是工业基础太薄弱,辖区内虽然有几个大型国有厂矿,但都是国家和省直属企业。效益直接归国家了,地方上毛也捞不着一根儿,反倒是污染、治安等问题全部都推给了地方。地区所属的国有企业也就是啤酒厂、白酒厂、火柴厂、酱菜厂等十几家,亏损的多,盈利的少,都是扶不起来的阿斗。在这种基础上想干出点成绩真是比登天还难。他和乔宜良既是上下级的关系也是,也是多年的挚友。关于如何改变松江地区贫穷落后的面貌问题两人不止一次地探讨过。他们也都想过要发展乡镇企业,可是如何发展?有什么样的规划?他们的心中都没有十分具体的想法。只能按照“总设计师”的说法摸着石头过河了。 每每想到这个问题陈明生都很慨叹,频繁的政治运动练就了他们高超的政治斗争技巧,但在经济建设方面,可能连小学生都不如,整天都在喊“为人民服务”,可当真为人民服务的时候,又发现自己本事不够。好在已经主政一方,手握重权。只要识人善任,提拔一个懂经济建设的副手倒也可以弥补这一缺欠。在一次省里举行的座谈会上,一个年轻人谈了一些关于省城经济建设的设想,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会后一打听这个年轻人叫祝铁山,是商学院的系主任。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在法国获得的经济学硕士。第二天,陈明生叫司机直接开车去了商学院,没找书记也没找院长,直接找到了这位祝教授。开门见山就讲了自己的想法,希望祝教授能出任地区行署副专员,主抓经济。开始祝铁山还不同意,说自己适合搞学问,在这里搞学问挺好的。陈明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祝教授在大学教书育人,搞研究固然不错,但是如果能在地方的经济建设上发挥所学之长,带领广大人民脱贫致富岂不是功德无量啊,孔夫子都讲学而优则仕,可不是为了当官光宗耀祖而是为民谋利啊。”祝铁山被陈明生的诚意打动了,同意出任地区副专员一职。辞别祝铁山,陈明生又叫司机直接把车开到了省委组织部,找省委组织部长乔宜良商量这件事。乔宜良一听非常高兴,他相信老朋友看人不会差的。唯恐夜长梦多,两人赶紧分头运作。很快组织部就下发了祝铁山的任职文件。这祝铁山也真是干实事的人,一上任就马不停蹄的四处调研,在下面各个市县足足转了一个多月。回来后交了一份报告,提出根据松江地区的实际情况,重点发展养殖业、开发旅游资源、发展乡镇企业。让陈明生耳目一新,这等于给松江地区的发展定了调子。祝铁山非常兴奋地向他汇报:“陈书记,我这次下去有意外收获啊,没想到在小小的白城县还有两个大能人啊,梁文泰和梁文昌兄弟,都是搞经济的高手,战略意识特别强啊。尤其老二梁文昌,思想太先进了,也有人格魅力,我跟他真是一见如故啊。”陈明生看着这位率真的书生,心里隐隐有一丝担心。这份坦诚、率真在青年大学生面前是绝对有感染力的,但在老谋深算的官员面前这可是致命的短板。于是就善意的提醒了一句:“铁山啊,以后千万不要轻易评论自己和别人的关系。我们是国家中级干部了,说每句话都要注意分寸啊。”祝铁山很感激陈明生的提醒,“嗯,我以后一定注意”。接着说道:“梁文昌挖掘传统酿酒工艺,打出了一张特色牌啊,现在他的白酒销量特别好,在全省都小有名气了。应该加大支持力度。”听到这里陈明生觉得作为伯乐实在应该给这匹刚刚拴上笼头的千里马上上课了。“铁山啊,你知道不知道离梁文昌的白酒厂不到五百米远还有一个我们地区轻工局下属的一家白酒厂。”“我正要向您汇报,这家白酒厂我也去了,管理相当混乱,冗员太多,总共不到二百人的厂子,一线生产和营销人员还不到半数,剩下的都是白吃饭的,厂长、副厂长、书记、副书记、团委书记、工会主席、保卫科长、财务科长光迎接我的就足足站了两大排。和他们一谈,懂业务的几乎一个没有,说的都是空话、套话、假话、大话,就是没有一句人话。你再看人家梁文昌的白酒厂,和我讨论的除了梁文昌外,就是一个厂长,一个总工程师,还有一个负责销售的副厂长。把目前生产状况、未来发展规划、当前问题瓶颈以及存在的困难都非常有条理有逻辑的跟我讲了,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家非常有朝气的现代企业。”陈明生一直微笑坐着,听祝铁山讲完。然后说道:“铁山啊,这两家企业暂时都不管,让市场决定胜负。白酒厂已经是烂泥扶不上墙了,更是个无底洞,扔进去多少也看不着影。但别忘了,这是咱们地区的亲儿子。梁文昌是好,不过顶多算是个干儿子。假如没有亲儿子,咱们倒是可以好好待承干儿子。如果我们大张旗鼓地支持梁文昌,势必会引来诸多非议,最起码轻工局那边就说不过去。工作中一定要注意团结。更要注意策略,有些事今天说的不一定要今天做,今天做的也不一定要今天说。”陈明生的话让祝铁山听得一头雾水。他感到中国官场的学问太深奥了,自己在法兰西写的经济学硕士论文与之相比简直就是一页纸和一个汗牛充栋的图书馆的比较。听领导讲话简直就是听禅,能理解多深就看你的悟性了。陈明生这些话基本上还属最简单的教学句式。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