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岛主

让思想自由飞翔

 
 
 

日志

 
 

一起走过的路 89  

2013-03-29 07:42:3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默了一会,红兵严肃地说道:“陈虹,入党这事儿,我觉得还是先放一放再说。你规划的路线非常精准,如果我周一把这份申请书交给学校党委,我相信按照他们的一贯作风,会积极推进这个事情。而且还会把我树成典型。一切顺利的话,到入学前成为预备党员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以后就可以按照我们的设计往前走了。但是这里有个最本质的问题,你考虑过了吗?”“什么本质问题?”“信仰问题,入党首先是信仰。我读过方志敏的《可爱的中国》,那文章引经据典、纵横开阖,气势磅礴、让人振奋。我一直都难以想象那是一个明天就要上刑场的人写的。是什么支持他呢?是信仰!如果把入党当成升官发财的必由之路,那和出卖信仰,欺师灭道的犹大还有什么区别呢?再有,入党要宣誓吧?你说当我攥紧拳头举起手,对着镰刀斧头嘴巴里信誓旦旦为这个为那个如何如何,心里却想啥时候能当处长,啥时候能当厅长,当了官就有金钱美女,毛主席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了自己的门徒还有这样的败类,还不得从水晶棺材里跳出来把我给拽进去啊。”听到这儿,陈虹给逗乐了。梁红兵接着说道:“我是个不能违背自己良心做事的人,你记得我在青云山上和你说过,我爱你,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说喜欢你吗?因为爱是最高境界,对很多姑娘都可以说喜欢。但是爱只能爱你一个。不过呢,你想做一品诰命。我实在办不到啊。”他偷眼看了一眼陈虹,陈虹显得有点紧张,心里偷偷一笑。说着,双手一摊装出一脸无奈的样子。“你先好好复习,我还有事儿,先回家了。”说着转身从衣架上摘下衣帽,就往身上穿。“梁红兵,瞧你那个酸样,谁要当一品诰命夫人了?你听着,我再和你说一遍,我就爱你,你要饭我跟着你提棍儿,你当土匪,我给你当压寨夫人,你当汉奸当汪精卫,我就当陈璧君。”陈虹的语调非常激动,都要哭出来了。梁红兵一脸坏笑地转过头来:“真的啊?”陈虹破涕为笑一把揪住了梁红兵的耳朵:“你这家伙,坏死了,你刚才说什么了?除了爱我,还想喜欢别的姑娘,我可跟你说,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从今以后你就死了这份儿心吧。在这方面我可不是什么宽宏大量人儿,我不会和任何女人分享的,你听清楚了。我才是你的老婆。”“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要履行丈夫的责任了。”说着抱起陈虹就向床边走。陈虹吓得大惊失色:“红兵,你可别胡来啊,咱们还没结婚呢。”“管不了那么多了,要不,一会你把我扭送派出所吧。”梁红兵半真半假地吓唬着陈虹。把她放在床上,用嘴唇噙住她的嘴唇。陈虹一边回应他的吻,一边惊恐地推开他。“红兵,咱们大学毕业就结婚,到时候我这身子都是你的。”“那还得四年半呢,太长了。等不及了。”梁红兵依旧绷着脸说到,嘴巴却加劲儿吻起来。手上做出要脱她衣服的动作。陈虹真的有点害怕了,几乎用哭腔说:“那也得等到我拿到录取通知书吧?”双手紧紧的抓着毛衣的下摆。梁红兵哈哈大笑:“看你吓的那个样儿。”陈虹坐起身来,挥拳猛打梁红兵:“你都要坏死了,这样的人还是国家栋梁呢?”“咱可从来都没说是国家栋梁,不过就是有人喜欢。”“我才不喜欢你呢”陈虹说到。“那好,你不喜欢,有喜欢的。我找喜欢我的去。”说着装着起身要走。“你敢。”说着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红兵顺势把陈虹抱在怀里,俩人一阵热吻。梁红兵昏天黑地的攻势把陈虹弄的迷迷糊糊,所有防线全部崩溃。梁红兵的手却没闲着,顺着陈虹的衣摆就伸进里面,准确地握在陈虹那饱满的左乳上。陈虹啊的一声,身体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下来。嘴巴里有气无力地呢喃着:“你,坏啊。“红兵的脑袋也“嗡”的一声。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燃烧,身体某个部位更是出奇的膨胀、难受。刹那间,他冷静下来。觉得适可而止。陈虹还要进行高考复习,不能影响她。恋恋不舍地把手从哪绵软的宝地上拿了下来。抚平陈虹的衣襟。把陈虹抱在怀里,陈虹的脸像火炭一样,红红的,热热的,深深地埋在红兵的怀里,不敢看他。两人静静的拥抱着。许久,陈虹柔柔地嘟囔着着:“你太坏了,都说不弄人家了。还那样。”梁红兵厚着脸皮说到:“看书少吧?《孙子兵法》都讲了,兵者,诡道也!我这红兵就红军啊。更是诡诈的要命。”

       静下来之后,红兵就帮着陈虹复习数学和物理。看得出陈虹最近数学进步得非常快。听到红兵表扬,陈虹有几分小得意:“你教我用导数求曲线方程切线的方法太管用了。那天我和晓梅俩做题。十几道题,我看一眼就写答案。晓梅算了十几分钟。我们答案一样,她都吓傻了。我教了她,她乐坏了,问我哪里学来的。我说是家传的。”说完俩人一起乐了起来。红兵又教了陈虹几个高等数学解解析几何的巧妙算法。这些方法在考试中最管用,尤其是做选择和填空题,特别省时间。一上午时间俩人就把数学复习完了。中午陈虹从冰箱里拿出一些冻饺子煮给红兵吃。“我爸妈可能知道咱们俩好了。”“你怎么知道的?”“昨天晚上我妈说给我包点饺子准备今天的中午饭。我问她包这么多干什么?她说包少了,肯定会有挨饿的。我也没敢搭茬。”红兵一听也乐了。下午红兵又把物理帮陈虹从头到尾捋顺了一遍。四点多的时候,俩人在又在一起亲昵了一会儿。红兵就骑上陈虹的自行车去彭卫东家了。

      梁红兵没有接受自己的意见,陈虹有点遗憾。不过这件事也让她明白了,梁红兵这号人,耳根子硬得要命。只能引导,想驾驭门都没有。晚上她告诉父母梁红兵来过了,要不然她实在没办法解释自己比三倍饭量还要多的饺子是怎么都吃没了的。不过她今天的作业质量还有梁红兵那几大本工工整整的学习笔记足可以说明他们干的都是父母期望的正经事儿。陈明生看着那几本写得跟字帖儿一样的笔记,心里非常高兴。看得出这小子是下了功夫的,对女儿真是一片痴心。父亲情绪很好,陈虹仗着胆子把她希望红兵入党以及红兵对此的态度婉转的和父亲讲了。他想从父亲这里得到点意见。当然是希望父亲认可她。没想到父亲却说:“这事儿啊,红兵是对的。有些事慢慢来比走得快好处大。前段时间我去北京和你大哥的岳父见了一面。他们省里要提拔你大哥当地区专员。我们俩都反对,他岳父把他给调到国营企业当厂长去了,虽然级别也是正厅级,可不在主干道了。你大哥和大嫂非常不高兴。和他岳父闹情绪。你大哥还好点,你嫂子好像吃了多大的亏。我把他们俩给臭骂了一顿。这是在保护他啊,满招损、谦受益。三十岁就当专员,看着风光,实则危险在后面呢。首先,你的历练就不够。棋错一着输满盘。在中国当官,可以没成绩,但不能出错误。不在主干道上,没人太在意你。会给你发展空间。等你羽翼丰满了,经验丰富了,再回来嘛。我们老哥俩一骂,这俩家伙开窍儿了。高高兴兴上任去了。再有,人就是命。文革开始那年,我还在南岔公社当社长,造反派找我揭发地委书记方尚武,就是你们的方爷爷。我一参加工作就给他当通信员,也是他把我提拔起来的。他们已组织名义让我写你方爷爷的材料,我写得都是成绩。后来他们让我写缺点。我也如实的写了两条。第一,他爱喝酒。第二,爱骂人。当然在他们那里通不过了,他们就诱导我揭发他反革命,捏造他的罪名让我签字。我拒不签字。他们一看没办法就把我也打成了方尚武反党集团黑干将送进了监狱。当时白城县和松江地区很多干部都签字了,揭发的都升官了。我们几个硬挺的都进了监狱。那时候我以为这辈子就完了呢。好在良心上还说得过去。可是也就一年多,你方爷爷原来的老首长在中央又得势了,派人来查你方爷爷的事儿,很快就平反了,官复原职,你方爷爷可是爱憎分明的人,他原来是搞地下工作的,对于叛徒的惩治是极为严厉的。按他的说法,放在战争年代不惜任何代价都要处死的。所以一上台就阴谋阳谋一起用,没到两年就把当年揭发他的那些人全部降级、撤职、控制使用。有些人甚至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而挺他的人,全都提拔了。他听说我还在监狱,亲自去把我给接出来,见我就骂,你这兔崽子还敢揭发我爱喝酒、爱骂人。他妈的,以后酒就得你供着了,我喝醉了就去骂你。到白城县当革委会副主任去吧。”说到这儿,陈明生就没再多说。他不想和刚刚成年的女儿讲他当年在监狱里遭受的非人虐待。别人都以为当官有多荣耀,可谁知道当官就像刀头舔蜜。你的人格、价值观都要被打碎重塑一遍,没有强大的心理承受力是绝对干不了这一行的。想想当年几位县长、县委书记像狗一样跪在方尚武面前求他放一马,方尚武那张阴森的脸至今都让他不寒而栗。那些人也不完全是发自内心去揭发他,但不揭发行吗?他当年之所以没昧着良心,一是那时候年轻,血气方刚,骨子里还有正义感。二是当时的官位也没让他感觉有多大利益,诱惑太小。南岔公社是当时全地区都穷得出名的地方。下乡检查工作不是骑马就是骑驴去。如果放到今天的位置上,他也保不准自己会不会去揭发老领导。但是他确实是受益者。就在半年前提拔他当地委书记这件事上,将近八十岁的方尚武还亲自找到了省委书记说他陈明生政治上最可靠。对谁可靠,不就是对方尚武的可靠吗。大儿子、二儿子都进入官场了。大女儿刚刚和省财政厅厅长谢永秀的儿子订了婚,未来的女婿在省税务局工作,现在是科长,也算是当官的。他真的不想让自己最心爱的小女儿走这条路了。红兵,他也越来越喜欢。这个有原则,有抱负的好孩子。他将来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学者,一个优秀的企业家。也尽量不要走这条路了。他突然想起什么,问女儿:“虹啊,听说梁红兵象棋下得非常好,你看看什么时候方便让他陪我下下棋,要不晚上我一个人在那里还挺寂寞。反正他现在学习压力也不大了。”陈虹一听非常高兴就爽快地答应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